流感的三种主要证型与治疗方药

摘要:中医治疗各类流感发热,不但效果快速稳定,而且远期效益更佳。就本人的临床经验来说,绝大多数的各类流感发热,一般都能在一两剂以内解决,而且病愈后体质不但不下降,甚至还能提升。

近日全国各地流感爆发流行,患者多以发热、恶寒、咽干、咳嗽以及腹泻,泻下稀水样便等消化道症状等为主。多数患者起病后发热迅速,并且退热较难、发热反复,且后期咳嗽迁延日久,缠绵难愈,究其临床表现,当属寒疫范畴。今天小编就与大家一同分享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特聘专家徐书老师是如何从伤寒六经辨治今冬流感的。
寒疫是感受寒邪所引起的具有较强染易性、易流行的一类急性发热性疾病,《温病条辨·寒疫论》载寒疫表现为:“憎寒壮热,头痛骨节烦疼,虽发热而不甚渴,时行则里巷之中,病俱相类,若役使者然”,其发病与天时运气、季节、气候密切相关。诚如吴瑭云:“盖六气寒水司天在泉,或五运寒水太过之岁,或六气中加临之客气为寒水”。2017年终之气,主气为太阳寒水,客气为少阴君火,易发外寒内热之证。
此虽然是季节性流感,但患者症状不尽相同,余皆以伤寒体系诊治。正如《医宗金鉴·伤寒心法要诀》言:“六经为病尽伤寒,气同病异岂期然,推其形藏原非一,因从类化故多端。明诸水火相胜义,化寒变热理何难,漫言变化千般状,不外阴阳表里间。”
从余临床经验来看,此次流感可分为阴阳两端。阳证多表现为三阳合病,特别是青壮年这些体质比较强的人;阴证,多见于体质弱的人,比如老年人或阳虚体质者,会出现太阴少阴症状。治疗方面,阳证者首先考虑柴陶氏葛解肌汤加减,阴证者,则以柴胡桂枝干姜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
余从大量的临床中总结出本次流感的三种主要证型。一、太阳寒饮证症候表现:
高热、恶寒、头痛、骨节疼痛、咳嗽、稀痰,舌淡苔白,脉弦紧数。方药:小青龙汤加味药:麻黄10g,桂枝10g,白芍10g,细辛3g,半夏12g,五味子10g,干姜3g,生甘草6g,杏仁10g,升麻10g,黄芩10g,生石膏30g体弱者可酌加红参10g,附子10g二、三阳合病症候表现:
高热、恶寒、头痛、骨节疼痛、咽痛、口干口渴、舌质红,苔薄黄,脉弦滑数。方药:柴葛解肌汤加味药:柴胡24g,葛根30g,黄芩9g,白芍10g,羌活10g,白芷10g,桔梗10g,石膏60g,芦根15g,白茅根15g,升麻10g,生甘草6g按:
陶氏柴葛解肌汤出自明代陶节庵的《伤寒六书》,原方载“治足阳明胃经受邪,目疼,鼻干,不眠,头疼,眼眶痛,脉来微洪,宜解肌,属阳明经病”,被后世医家广泛应用于外感发热性疾病,尤其是属于三阳合病者,疗效甚佳。三、少阳太阴少阴合病症候表现:
高热、恶寒、头痛、骨节疼痛、口干、口苦、腹泻、泻下稀水样便、腰痛、乏力、舌苔白腻,脉弦细滑数,沉取无力。方药:柴胡桂枝干姜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药:柴胡24g,桂枝15g,干姜5g,黄芩9g,天花粉10g,牡蛎30g,麻黄3g,附子10g,细辛3g,甘草10g,苏叶20g,生石膏60g,炮姜10g,羌活10g按:
柴胡桂枝干姜汤出自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其中《金匮要略》用于治疗疟病,原文言:“柴胡桂姜汤,治疟寒多,微有热,或但寒不热。”,我经常将其应用于寒多热少的外感疾病。
我认为在治疗中有一个关键之处,即以“截断法”防止病势深入。特别是在早期、中期没有出现并发症之前,要避免邪气深入进入少阴厥阴。所以,对于少阴证明显的阳虚病人,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扶正托邪,再配合宣通,这样比较好。
有些人高烧同时伴有腹泻,为协热下利,这时候可以加升麻、车前子,加升麻主要在于清热解毒升清,加车前子主要取其分利之性,“利小便以实大便”,一般3—5付就明显好转甚至痊愈。验案:
患者,男32岁。2017年12月26日晚洗澡后受寒,出现咽痒,咳嗽。12月27日中午开始出现恶寒,发热,咳嗽加重,27日晚上发热加重,39.3度,服用泰诺林退烧,后服莲花清瘟胶囊。28日早晨又发烧,口服儿童用美林退烧。中午又发烧,继服美林退烧。晚上开始出现腹泻,水样便。28日晚上发烧,口服芬必得退烧。29日一直持续低热。29日下午2时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求诊徐师,刻下症见:恶寒,发热,有汗,腹泻,咳嗽,周身疼痛,双目胀痛,苔白腻,脉细滑数,沉取无力。诊为少阳太阴少阴合病,予柴桂姜、麻附细合方加减两剂。(柴胡24g,桂枝15g,干姜5g,黄芩9g,天花粉10g,牡蛎30g,麻黄3g,附子10g,细辛3g,甘草10g,苏叶20g,生石膏60g,炮姜10g,羌活10g,升麻10g,车前子50g)服用一剂后,30日晨起热退,诸症改善,腹泻1次。续服第2剂药,12月31日,除偶见咳嗽咯黄痰外,余症皆除。专家介绍徐书
主任医师
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临床特聘专家。擅长治疗肺癌,胃癌,肝癌,乳腺癌,甲状腺癌,宫颈癌,失眠,肾结石,子宫肌瘤,卵巢囊肿,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腰椎间盘突出,银屑病,各类湿疹,痤疮,糖尿病,高血压。

2019年元旦以后,全国流感疫情呈现高发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对今年流感的特点、治疗方案以及预防手段作出了详细介绍。

有人问:电视上发布了流感治疗的中药方,能不能用?有的人问:中医能不能治疗流感?有的人疑虑中医能不能退烧?

特点:表里同病寒热并存

之所以一直没有下笔,真是觉得无话可说啊!治疗流感和发烧,本来就是中医的强项,甚至是基本功,入手功夫。这么多年来治了各种类型的外感发热不计其数,对中医治疗流感的从容和淡然早就习以为常了,没啥需要强调的。

流感是流感病毒引起的一种具有传染性的急性呼吸道疾病。中医学虽然无“流感”一词的记载,但属于广义伤寒范畴,后世又将其分为“伤寒”和“温病”两大类。

中医的临床辨证体系,就是伤寒学以及基于此的温病学两大学科所奠定的,伤寒也好温病也好,基本功就是治疗各种外感发热疾病。现在所谓的各种流感,相当于中医一年级的应用题吧。

澳门新葡新京地址,刘清泉解读了今冬流感疫情的主要特点。他表示,今冬流感以甲型H1N1病毒感染为主,少数患者感染的是甲型H3N2病毒。他认为,从中医的角度来看,由于今冬气候变化较大,忽冷忽热,由内热积聚、外感寒症引起高热不退,以表寒里热为基本病机。首发症状主要为发热、咽痛,或兼有恶寒、肌肉酸痛、头痛等里热症状。发烧一般持续5天左右,而后会出现咳嗽等症状。中医诊断以温病为主,部分为太阳病伤寒,以风热袭肺证、热毒壅肺证为主,病位在肺、卫、气。5岁以下儿童为易感人群。部分病人尤其是北京地区有一部分孩子在流感同时又合并了诺如病毒感染,会出腹泻的情况,容易导致孩子的病情迁延不愈。

中医治疗各类流感发热,不但效果快速稳定,而且远期效益更佳。就本人的临床经验来说,绝大多数的各类流感发热,一般都能在一两剂以内解决,而且病愈后体质不但不下降,甚至还能提升。正是得益于中医的守护,不但我们家孩子从小到大没有去过医院,经常来我们这看中医的孩子生病频率也越来越低了。

治疗:解表清里并驾齐驱

中医治疗流感,关键还是要辨证论治,即使是像今冬这种共性颇强的流感,也是具有突出的个体化差异的,绝不是一个或者几个方子套用一下所能解决。这种个体化差异,即使在医生辨证过程中出现一点点误差都会让治疗无效,更不用说从电视上抄一个方子就随便吃,简直是太荒唐了。

刘清泉提出了中医药治疗今冬流感的思路。他认为,中医治疗时需要辨病与辨证相结合,甲型H1N1患者符合温病的特点,而对于甲型H3N2患者,可从太阳病伤寒考虑。

在受行知堂中医研究院之邀参加近期流感研讨时,我简单总结了一下自己在治疗今冬流感中的一些心得,与同道进行了交流。根据我的临床观察,发现今冬的流感病情,多是具有寒、热、湿、积多种因素夹杂,往往是复合的情况,而非单纯的风寒或温热,因此治疗也需要像抽丝剥茧一样,综合考虑这些因素,给予个体化治疗。如果单凭一个思路、固守一个用药风格,基本上不能够从容应对的。就我的临床实践来看,常常需要散寒、清热、祛湿、导滞并用,甚至要大开大合,随机应变。

解表清里法是外感热病辨治的重要方法,运用解表清里法治疗外感发热兼有祛邪已病和防病内传的作用。由于外寒内热,寒热错杂,因此治疗采取寒热并用,以期外解表寒,内清郁热。如甲型H1N1患者邪在肺卫,见头痛、无汗、发热、微恶风寒、咳嗽、咽痛等症,治宜辛凉解表。

就我个人的经验来看,最近治疗的流感,有单纯太阳伤寒的,要用葛根汤、小青龙汤、荆防败毒散等。有单纯温热的,需要麻杏石甘汤、银翘散等。有单纯积滞发热,用保和丸之类。有湿热内蕴的,可用三仁汤,甘露消毒丹等。而更多的则是类似以下几种复合情形:

在用药方面,刘清泉指出,可运用麻黄、羌活、独活、防风、柴胡、葛根等解表药物;银花、石膏、知母、黄芩、栀子、青蒿等清里药物;青果、射干、杏仁等利咽止咳的药物,如果内热较重可以加点大黄。对于体质较强的儿童,可以在大椎穴刮痧退热,体质较弱的儿童则不宜使用。能否使用这类中医外治法,需遵医嘱。

1)外寒内热,大青龙汤,葛根汤加石膏

刘清泉特别提示,中医药治疗流感的关键在于注重初期和重症的治疗,把握病机,辨证施治。针对小儿的高热,若发烧期长,不要盲目使用退热方法,能用中药退热,就不用西药退热。特别是不能盲目追求捂汗、出汗,否则恐损伤正气。

2)外寒内热里阳虚,大青龙汤加附子

预防:劳逸结合适宜进补

3)外寒内饮郁热,小青龙汤加石膏

针对广大群众关心的流感预防问题,刘清泉给出了自己的几点建议:

4)外寒内饮郁热里阳虚,小青龙汤加石膏、附子

首先,由于气温变化快,要注意及时增减衣物保暖防寒。保持房间充分通风,避免去人群密集的场所,常洗手,佩戴口罩。其次,由于冬季人们喜爱进补,很容易在流感高发的季节产生积热内存,因此建议群众清淡饮食,不宜过度温补。再次,要注意劳逸结合。现代生活节奏较快,人们爱熬夜,抗病能力弱,导致更容易被流感病毒感染。因此要特别注意休息。最后,中药足浴、熏蒸、推拿等外治手段也可增强体质,推荐群众在日常生活中适当运用。

5)湿热内蕴夹积伴脾虚,升降散合小承气汤加苍术半夏

6)外寒里阳虚,麻黄附子细辛汤合桂枝汤

7)三阳同病,柴葛解肌汤

8)流感余邪,往往需要小柴胡汤或保和丸善后。

等等之类,各种情形还很多,难以枚举。总之要具体分辨寒、热、湿、积以及阴虚阳虚的因素,给予个体化治疗,本人用药常常麻黄、桂枝与石膏、附子、大黄共用,融寒温与一炉,经方时方互用,大开大合,不拘一格。

本人奉行实用主义,并非盲目惟中医是崇。但从临床实践看,不得不说中医治疗流感发热的效果,是远远优于西医的。只不过,我并不太乐于去劝说患儿家长去改变自己的看法。医不叩门,医生总是应该走被动路线。因此随着临床经验的增多,越来越没有作推介的动力了。只是看着很多孩子因为流感受了太多罪,有时候偶尔也给大家念叨一下中医的风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