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地址人分五等,你是哪一等?

摘要:鉴于芸芸众生对生命的本然缺乏深刻的认识,加上世俗陋习的熏染而多不得善终,故《内经》在第一章就开门见山,循循善诱地以上古圣人的口吻教他们“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争取能“寿敞天地,无有终时”。

接上文:

澳门新葡新京地址 1

人分五等,教您争取成真人

“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

《素问.上古天真论》对真人至人圣人贤人(简称:真至圣贤)做这样的描述:

《内经》把当时之人按其得道的深度分成四等:真人、至人、圣人、贤人,当然还应该有一种平凡之人。

真人、至人、圣人、贤人,这是内经里面介绍的境界最高的四种人,下面我们根据内经,全面的了解一下这四种境界,首先看真人和他所代表的境界:我们先根据明代马莳的注解来看,他认为:“黄帝说上古时期,有这样的真人,他不需要修行,而天真的元气就浑然具全,所以称为真人。真人与天地阴阳能全然合一,所以真人可以支配天地。他把握阴阳,呼吸自己的精气,就像天地在默默运转一样。他独立守神,就像天地间只有自己一样。他没有老和少的概念,身体的肌肉一直就如年轻时那些,天地的寿命没有极限,则真人的寿命也无有极限,把自己隐藏于天地间,无有终期。大道没有改变,那么天地也就没有改变,真人的道就是这样的,所以他的生命和天地是一样的。《六微旨大论》曰‘与道合同,惟真人也。’”这是马莳对上古时期的真人及其境界作出的形象描述。

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中古之时,

上古有真人者,这种人不需要修为,不是经过修炼而得道的人,本来就是如此与道为一的人,他对天地运行之规律了如指掌,能收能放,与天地同浮沉,同起落,阴阳调和合度,无过与不及。呼吸精气,呼是出,吸是入,一呼一吸是人经营生命活动的本能,一般人不能片刻停止的。所以我不同意李中梓说的脾为后天之本,因为自出生后肺之呼吸远远比脾胃之饮食重要。中国医家,尤其是道家炼气之术为世界之最,如果不走邪道,如果加以深入研究,对人类之贡献,将是无法言说的。呼吸也是吐故纳新的关键环节,有用之氧气入,无用之二氧化碳出。气可以理解为精气,但气更有元气的意义,比呼吸之气更深一层。元气之气应该有功能的含义,有宇宙万物本体之气的意义,亦寓于呼吸之气之中。独立守神中的独立是指真人离世独存,不与世俗同浮沉的心理人格特征;守神之守不仅要内守精气,更应以守神为上,得神者昌,失神者亡。众所周知,此话在《内经》中不止一次提及。《类经》说:神守于中,形全于外,身心皆合于道,故云肌肉若一。独立守神是思维专一,是肌肉若一的前提。《集注》依王冰所注: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显然不是。有些教材干脆视而不见,避而不释。当然不释还比乱讲要郑重些,不会贻笑大方。

我们再看看清代高士宗的描述:他认为:“通达天道的人,年百岁而能生子,惟有在上古时期能做到这样。所以,黄帝听说上古时期的真人,是禀受了大道的人,或者说是承受了大道,再或者说是承载了大道的人,这种真人和道是合一的,从某种意义讲,道就是真人,真人就是道,这是真人和道的关系。我们再看,道位居天地之上,无形无象,它位置又高于天地,所以是道生出和养育了天地,由于真人等同于道,故真人有支配主宰天地的能力,这是提挈天地这句话的意思,提挈就是有支配主宰的意思。大道无情,日月的运行都是道的作用,所以真人能控制日月、自然就能把握阴阳。这是把握阴阳的意思。真人的呼吸就会使天地的精气相合,所以说呼吸精气;真人独立于天地间,独来独往,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那么真人的元神就会内守,这就是独立守神。真人的肌肉之体和天地的清宁之体无二无别,也就是真人的肌肉就是天地的清宁,所以说肌肉若一。如是,故能寿敝天地。敝是尽的意思,寿尽天地,就是和天地同寿,那么就无有终了时。凡是这些都是道所生出来的,上古时期的真人禀受大道就是这样的。这是清代的高士宗对真人的细致描述。

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亦归于真人。

我对肌肉若一也久久不得其解,不知说的是什么状态,又有什么意义。最近悟到呼吸精气,独立守神以后,才知道肌肉若一原来就是庄子说:离形去知,同于大通的境界,什么肌肉不肌肉,心肝不心肝,什么都没有了。肌肉若一,不是几百块肌肉好象变成一块肌肉,而是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状态。如果自己不进入同于大通万物与我为一的境界,又怎么能知道他说的肌肉若一和颜若冰雪,艳如桃李是毫无关系的呀!

再看看明代张介宾的注解:“真,天真也。不假修为,故曰真人。”真,就是天真。天然淳朴、浑然天成、本自一体,不借助修行等行为,自然就具备天真浑然之气,所以叫做真人。“心同太极,德契两仪,故能斡旋造化,燮理阴阳,是即提契把握之谓。”真人的心如同太极一样,德行契合两仪,非常的广大,所以他能使天地的造化运转,也能调和理顺阴阳。这就是提挈天地,把握阴阳的意思。“呼接于天,故通乎气。吸接于地,故通乎精。有道独存,故能独立。神不外驰,故曰守神。神守于中,形全于外,身心皆合于道,故云肌肉若一,即首篇形与神俱之义。”呼和天连结,所以就和气相通;吸和地连结,所以就和精相通。也就是真人的呼吸和天地相连,和精气相通。大道独立存在,所以真人也是独立存在。神不外驰,所以能守住元神。元神内守于中,则形体就会健全于外,身和心都和合通于道,所以说肌肉若一。张介宾又说:生长变化之道,是以气为根本的,天地万物都是这样的。所以气在天地之外,则包罗天地;气在天地之内,则使天地运行;日月星辰通过气得以明亮,雷雨风云通过气得以实施,四时万物通过气得以生长收藏,这些都是气的作用。人的生命,全都依赖于此气。所以《天元纪大论》说:在天是气,在地就是形,天之气和地之形相互感应而化生万物。气有两种:先天之气和后天之气。先天之气,就是真一之气,这个真一之气是从虚无中来的,又通过此气变化为精;后天之气,是血气之气,这个气是来自于水谷的转化,因形化的气,是从人体的调理养生中来的。这个形字就是精。精是天一所生,是有形体的万物之祖。《龙虎经》说:水能生万物,圣人独知之。《经脉篇》说: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阴阳应象大论》说:先天之气,气化为精,后天之气,精化为气;精和气本来就是互生的,精气都充足,则神自然会旺盛。虽然神是由于精气而生成的,然而统驭精气,让精气如何运用的却又是心的神明,精气神三者合一,才可以言道。现在之人,只知道禁欲就是养生,殊不知心有所妄动,则气就随着心的妄动而散掉了,气散掉了而不能重新聚集,那么精也就逐渐漏失,气也就逐渐消亡。佛家有戒欲的名言说:断淫不如断心,心为功曹,若止功曹,从者都息,邪心不止,断淫何益?此言深得制欲之要。“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真人体合于道,故后天地而生,原天地之始,先天地而化,要天地之终,形去而心在,气散而神存,故能寿敝天地而与道俱生也。这是张介宾的精彩论述。

其次有圣人者,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被服章,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形体不敝,精神不散,亦可以百数。

当人长期进入这种坐忘境界后,其新陈代谢率是很低的,甚至肺的呼吸停止和循环缓慢,则脑电波也很缓慢,常在5Hz左右。这是今人实验观察的记录。现代研究表明:通过皮肤吸收的氧气比通过肺吸收的氧气要多28%,皮肤排出的二氧化碳比肺排出的要多54%,只是平时所占比例过小,故作用不大。寿敝天地,无有终时,不是神话而是现实。此其道生,真人之形神皆合于道,与天地并生而共存是合道理的呀!《庄子刻意》对真人也有一段完整的描写:纯素之道,惟神是守,守而勿失,与神为一,一之精通,合于天伦故素也者,谓其无所与杂也。纯也者,谓其不亏其神也。能体纯素,谓之真人。这两种描写是一致的。

其次有贤人者,法则天地,象似日月,辨列星辰,逆从阴阳,分别四时,将从上古合同于道,亦可使益寿而有极时。”

中古之时,有至人者,不能到达真人坐忘心斋致虚极,守静笃的境界,但仍能积累德行,完全符合道的境界,对于阴阳虽然不能全然把握,但仍能调和而使之平秘,仍可通过调和四时之气而达到调神的目的,能离开世俗,精神内守,在天地之间游刃有余,当然对其寿命是可以延长的,虽可归于真人,但毕竟要差一级。

从上述原文,通过粗略归纳,黄帝大体从天地、阴阳、精气神和肉身等方面来分别对真至圣贤进行描述。

其次有圣人者,不能主动调控天地,但能被动适应天地之和谐状态,能依从八方风雨之规律,跟从世间民风民俗的常态,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暴怒,做事不过于操劳,少妄想、烦恼,保持乐观态度,能自我满足,不贪得无厌,形体不受外邪侵袭,精神不过于耗散,如此可年寿百岁。

从天地而言,真人能“提挈天地”,即支配天地;至人是“游行天地之间”即巡游视察天地;人是“处天地之和”即与天地和平共处;贤人是“法则天地”即遵守天地法则。他们的区别是:支配——视察——共处——遵守。

其次有贤人者,能效法天地,与日月星辰同步出入,调节阴阳四时,不逆天而行,信随古道,如此亦能尽其天年,不致夭亡。

从阴阳而言,真人能“把握阴阳”即能够掌控阴阳;至人能“和于阴阳”即与阴阳相呼应;圣人没有具体指向;贤人是“逆从阴阳”即遵循阴阳。他们的区别是:掌控——相呼应——遵循。

鉴于芸芸众生对生命的本然缺乏深刻的认识,加上世俗陋习的熏染而多不得善终,故《内经》在第一章就开门见山,循循善诱地以上古圣人的口吻教他们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争取能寿敞天地,无有终时。

从精、气、神、肉身而言:真人是“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即吐纳日月星辰本原之气,自心返回到起始一的状态与神相守,肌肉呈现一气状态、身体如临太虚境界;至人是“去世离俗,积精全神,”即超离世俗社会和七情六欲,积蓄精气,守全神气;圣人是“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被服章,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即使自己偏好和本能需要同世俗社会相应,没有怨怒仇恨等意念,行为没有离开社会,担任和从事相适应的职务与工作,举止不想参照风俗,对外不因事物而劳累形体,对内没有自虑与念他的忧虑,以安静、喜悦为目的,以悠然自得为结果;贤人在这方面没有具体的列举,只是说“将从上古合同于道”即按照上古真人的方法使之与道相合。

上文对《上古天真论》原文做了一些扼要的注释,很多要点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从上述比较,可知真至圣贤的区别:真人是处于“道”的状态;至人处于“德”的状态;圣人能做到身心无患;贤人只是跟着学习。

何谓“道”?何谓“德”?有另有文章解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