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下载眼病怎么治,首先得先懂得这些

归经强调药有专司,引经则使方有导向,从而提高疗效,归经理论、引经学说对眼科用药有深刻影响,具体如下。

甘草梢,亦属凉,引用尽皆同小肠。

蜜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加至百丸,茶汤下。

1.柴胡配薄荷、蔓荆子

寒热证:升麻、桔梗

上方,抑阳缓阴之药也。以生地黄补肾水真阴为君;独活、黄柏、知母,俱益肾水为臣;蔓荆子、羌活、防风、白芷,群队升阳之药为佐者,谓既抑之,令其分而更不相犯也;生甘草、黄芩、栀子、寒水石、防己、黄连,不走之药为使者,惟欲抑之,不欲祛除也。诸用酒制者,为引导也。

5.柴胡配黄芪、升麻

颈项痛:独活

熟地黄 当归 白芍药 川芎 本 前胡 防风

归经学说必须和药物的四气五味结合起来用药,才能更有针对性。脏腑经络各部病证有寒热虚实的不同,应用药物应有温、清、补、泻的选择,才符合辨证论治的精神。如党参、白术、附子、肉桂、石膏、知母、大黄、枳实均入脾经、胃经,而性味不同。参、术甘温,具有补气健脾、资生气血作用。附、桂辛热,温肾助阳,温阳化气。石膏辛甘寒,知母苦寒,清热泻火,清阳明气分实热。大黄、枳实苦寒,清热导滞,清阳明腑实。

防风再添紫苏子,泽泻葶苈泻肺经。

为细末。每服二钱,水盏半,煎八分,连末服,食后。

归经是指药物会选择性地作用于一定部位,即主要对某经或某几经发挥作用,而对其他经络作用不明显,凭此作为选用药物的依据。归经学说创自金张元素,他认为取各药性之所长,使之各归其经,药有专司,而使药专力宏。

足太阳膀胱经:黄柏

黄连 天花粉 菊花 川芎 薄荷 连翘 黄芩 栀子 黄柏

《审视瑶函》取冲和养胃汤治谷气下流,阴火亢盛,火乘土位,以致阴不制阳,目病圆翳内障,视力昏蒙或见空中有黑花。本方由茯苓、柴胡、人参、甘草、当归、白术、升麻、葛根、白芍、羌活、黄芪、防风、五味子、黄连、黄芩组成。以参、芪、术、苓、草补气,升、柴、葛升阳,归、芍、五味养血润肺,同时以羌、防散郁遏之火,发散以伸阳气,芩、连泻阴火伏热,达到益气升阳散火的目的。若无羌、防之散和芩、连之清,阴火上乘,壮火散气,元气不得恢复,补之无益又能助火。

巅顶头痛:藁本蔓荆子吴茱萸

柴胡 人参 当归 五味子 白芍药 白茯苓 羌活 炙草 防风 黄 白术 升麻 葛根
干生姜

三、肝胆二经,独钟柴胡

十三味药凉胃火,白芷升麻引胃药。

黄连 龙脑

柴胡配薄荷、蔓荆子除风散热,如《一草亭目科全书》金液汤治眼外红肿疼痛的外障眼病,本方以柴胡、蔓荆子为君疏风散热、清利头目,配合荆芥、防风、薄荷、前胡、独活、桔梗为臣,增加祛风药力,黄芩、知母清热,赤芍活血散滞,诸药相伍,体现了治疗外障眼病除风、散热、活血的原则。

补肺山药共麦冬,紫菀乌梅与参苓,

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食前,温酒送下,淡盐汤亦可。

目为肝窍,足厥阴肝经连目系,足少阳胆经起于目外眦,肝胆互为表里,肝胆二经与目的关系至为密切,肝胆及其经络阴阳失调则生眼病,其病好发于风轮、瞳神。

阿胶百部五味子,棉州黄耆更凑灵。

为细末。每服二钱,热茶清浓调服。

二、巧用风药,引经升散

火邪–黄芩黄连黄柏

熟地黄 当归 川芎 牛膝 白芍药 炙草 白术 防风 生地黄 天门冬

综上所述,柴胡因其性味、归经的特色,十分适合眼科应用,无论虚实但求配方得宜,内障、外障多种眼病皆可应用,而且上述诸方又可衍化出许多类方。应用之广,一言以蔽之,诚可谓内障、外障、肝胆用事,独钟柴胡。

目赤:红花赤芍

磨障灵光膏 治症上同。

眼科辨证对眼区经络分布十分重视,《灵枢论疾诊尺》:诊目痛,赤脉从上下者太阳病,从下上者阳明病,从外走内者少阳病。开启了眼病经络辨证的先河。后世《审视瑶函识病辨症详明金玉赋》谓:症候不明,愚人迷路,经络不明,盲子夜行。更是生动地说明了经络分布对眼病辨证的重要性。鉴于此,治疗中重视药物归经就成为眼科组方用药的一项准则。

暑热–石膏黄连

上方,壮水之主,以镇阳光,气为怒伤,散而不聚也。气病血亦病也。肝得血而后能视,又目为心之窍,心主血,故以熟地黄补血衰,当归尾行血,牡丹皮治积血为君;茯苓和中益真气,泽泻除湿泻邪气,生地黄补肾水真阴为臣;五味子补五脏,干山药平气和胃为佐;山茱萸强阴益精通九窍,柴胡引入厥阴经为使。蜜剂者,欲泥膈难下也;辰砂为衣者,为通于心也。然必兼《千金》磁朱丸服之,庶易为效。

在归经理论基础上又倡引经报使论,即该药不但自己归属某经,而且还能引导其他药物进入某经,发挥整体效果,提出十二经引经药为:太阳经羌活,在下者黄柏,小肠、膀胱也。少阳经柴胡,在下者青皮,胆、三焦也。阳明经升麻、白芷,在下者石膏,胃、大肠也。太阴经白芍药,脾肺也。少阴经知母,心、肾也。厥阴经青皮,在下者柴胡,肝、包络也。在主治心法中举出头痛须用川芎,如不愈,各加引经药。太阳蔓荆,阳明白芷,少阳柴胡,太阴苍术,少阴细辛,厥阴吴茱萸。

莲须葱白荔枝核,同为泻剂君知否。

防风散结汤 治目上下睫隐起肉疣,用手法除病后服之。

2.升发阳气

风湿–防风萆薢

黄连天花粉丸 治同前。

防风、蔓荆子、升麻、柴胡等升阳风药使阳气升而充塞头顶,则九窍通利,如助阳活血汤,药用黄芪、炙甘草、当归、防风、蔓荆子、白芷、柴胡、升麻,治服寒药太过,而真气不能通九窍,眼睫无力,常欲垂闭,无疼痛而隐涩难开,方中黄芪、炙甘草补中治虚劳为君;当归和血补血为臣;白芷、蔓荆子、防风疗风升阳为佐;升麻、柴胡为使;临床上对视疲劳、干眼症中气虚证有较好疗效。

问君何药补心经,远志山药共麦冬。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稍热服。

外障目赤肿痛以肝胆郁火为主,内障青盲视惑为气血津液逆乱所致,治以疏风散热或调理气血津液,选择用药历来独钟柴胡。柴胡苦、辛、微寒,归肝胆、包络、三焦经,用其凉散,外可解肝经风热,清肝胆郁热,内可通利玄府,开气液通道,常与其他药物配伍,并广泛应用于眼科临床。

暑冷–香薷薄荷

上方,以七情五贼、劳役饥饱重伤脾胃。脾胃者,多血多气之所。脾胃受伤,则血亦病。血养睛,睛珠属肾,今生意已不升发,又复血虚不能养睛,故睛痛甚不可忍。以防风升发生意,白芷解利,引入胃经为君;白芍药止痛益气,通血承接上下为臣;熟地黄补肾水真阴为佐;当归、川芎。行血补血,羌活除风,引入少阴经为使。血为邪胜,睛珠痛者,及亡血过多之病,俱宜服也。服此药后,睛痛虽除,眼睫无力,常欲垂闭不减者,助阳活血汤主之。

柴胡配当归、白芍疏肝解郁,养血柔肝,治肝郁脾虚,如《太平惠民和剂局方》逍遥散,肝体阴用阳,肝喜条达,职司疏泄,七情刺激可致肝气郁结、肝脾不调,本方疏肝解郁、健脾益气,治气机不畅、肝郁血虚,目窍失养而见视力下降,视瞻昏渺诸症。自刘河间创玄府学说以来,丹栀逍遥散、解郁逍遥汤广泛用于治疗热气怫郁,玄府郁闭引起的诸多眼病。

温脾肉桂丁藿香,附子良姜胡椒粒。

还阴救苦汤
治目久病,白睛微变青色,黑睛稍带白色,黑白之间,赤环如带,谓之抱轮红,视物不明,昏如雾露中,睛白高低不平,其色如死,甚不光泽,口干舌苦,眵多羞涩,上焦应有热邪。

2.柴胡配黄芩、山栀

再加芒硝桃麻仁,葱白三寸泻更强。

又方,以龙胆草、黄连苦寒去热毒为君,当归尾行血,杏仁润燥为佐,滑石甘寒泄气,赤芍药苦酸除痒为使。惟风痒者可用。

头为诸阳之会、神明之府,官窍所在,若因七情内伤、六淫外感、饥饱劳倦致脾胃受伤,中气不足,清阳不升,则九窍不通利,遂生目病。

小肠木通大肠芩,三焦柴芩病家舞。

楮桃仁,即楮实子也。

又如《原机启微风热不制之病》羌活胜风汤的应用,原方治风热所致黑睛星翳、白睛赤肿、头痛鼻塞、眉棱骨疼、涕泪等症,应用时强调必要明经络,方能应手,提出翳自内眦而出,为手太阳、足太阳受邪,治在小肠、膀胱经,加蔓荆子、苍术自锐眦客主人而入者,为足少阳、手少阳、手太阳受邪,治在胆与三焦、小肠经,加龙胆草、藁本,少加人参自目系而下者,为足厥阴、手少阴受邪,治在肝经、心经,加黄连,倍加柴胡。以上按发病部位分经用药的方法,虽然各家选用药物或有出入,但一直为后世推崇延用,成为治疗外障星翳、白睛赤脉和处理不同部位眼外伤的用药依据。

膀胱火–滑石木通

黄 人参 黄连 柴胡 蔓荆子 当归 葛根 防风 生草

目居高位,伤于风者,上先受之,基于病位,在眼科风邪致病十分常见。眼科的引经药以风药居多,与风药性味辛、温,具有升、浮的性能有关。凡症见目赤肿痛、痒涩流泪、眉骨痛均为风邪所致。夹寒则头痛、身痛、寒热鼻塞,夹热则眵多热结、口渴便干,风与湿合则赤肿湿烂。

脾火–石斛胡黄连

作一服,水二盏,煎一盏,去滓热服。

3.柴胡配姜半夏、党参

胃经:热证:石膏;寒证:白芷;

上方,为风热不制而作也。夫窍不利者,皆脾胃不足之证。故先以白术、枳壳调治胃气为君;羌活、川芎、白芷、独活、防风、前胡诸治风药,皆主升发为臣;桔梗除寒热,薄荷、荆芥清利上焦,甘草和百药为佐;柴胡解热,行少阳厥阴经,黄芩疗上热,主目中赤肿为使。又治伤寒愈后之病。热服者,热性炎上,令在上散,不令流下也。生翳者,随翳所见经络加药。翳凡自内
而出者,加蔓荆子治太阳经,加苍术去小肠膀胱之湿,内
者,手太阳足太阳之属也。自锐
而入客主人斜下者,皆用龙胆草,为胆草味苦,与胆味合,少加人参,益三焦之气,加
本,乃太阳经风药,锐
客主人者,足少阳手少阳手太阳之属也。凡自目系而下者,倍加柴胡行肝气,加黄连泻心火,目系者,足厥阴手少阴之属也。自抵过而上者,加木通导小肠中热,五味子酸以收敛,抵过者,手太阳之属也。

如加减地黄汤,药用生地黄、熟地黄、牛膝、当归、枳壳、杏仁、羌活、防风,治肝肾两虚,风邪所乘,症见翳膜遮睛,羞涩多泪。生地、熟地、牛膝补益肝肾,皆为沉降之品,惟配羌、防才能引药上行,直达病所,并能发挥疏风祛邪的作用。《审视瑶函》又从本方中加减化裁出生熟地黄丸治聚开障症和加减地黄丸治因风症,补肝益肾,驱风明目。

15.手少阴心经用药歌诀

每服四钱,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渣,临睡热服,五更再煎服。

然而除此以外,祛风药在眼科还有独特的用法,如引药上行、升发阳气、发散郁火、补肾疏风等,充分利用了防风、羌活、白芷等药气味俱薄、升而浮的特性,将其疏散、升发的作用发挥到了新的高度。应用之广,配伍之妙,不同于其他学科,可谓圆机活法,用药灵巧,形成了眼科临床用药的一大特色。

风湿–羌活白芷

杏仁龙胆草泡散 治风上攻, 赤痒。

傅仁宇见劳瘵人虽危而能辨察秋毫而推论肝肾无邪则目决不病,劳瘵之人肝肾已极虚而无目病,认为目病者虽有虚的原因,若无邪气入中未必发病,故主张治疗中必先驱其邪气而后补其正气,以防助邪伤正之弊。

厥阴经头痛:吴茱萸

先锉黄连令碎,以水三大碗,贮瓷器内,入黄连于中,用文武火慢熬成大半碗,滤去滓,入薄瓷碗内,重汤顿成膏半盏许,龙脑以一钱为率,用则旋量入之,以箸头点入眼内,不拘时。

祛风药频为应用,或辛温发散,或辛凉解表,或与清热利湿,活血化滞合用,组方有羌活胜风汤、祛风散热饮子、万应蝉花散等用于临床,此为常用大法。

手少阴心经:黄连

泻热黄连汤 治内障,症同上,有眵泪 。

柴胡配姜半夏、党参功能补气和中,助三焦气液流通。《伤寒论》小柴胡汤为和解少阳的验方,柴胡疏畅气机、升发阳气、解除郁热,为主药,配姜半夏燥湿运脾,人参补气扶正,黄芩清解郁热。少阳即胆和三焦,为气液合聚,流行之枢。气液运行失常,在眼科可见水饮痰浊诸症,如目胀、目眩、胞睑肿胀、眼底渗出、水肿兼见胸胁苦满、吞酸嗳腐等症,均有应用小柴胡汤加减治疗成功的报告。

实寒–麻黄桂枝

黄连 黄芩 归身 生地黄 熟地黄 五味子人参 天门冬 炙草 地骨皮 枳壳 柴胡

4.柴胡配当归、白芍

17.足太阴脾经用药歌诀

甘草 人参 柴胡 白术 枳壳 苍术 茯苓 泽泻 前胡 川芎 薄荷叶 羌活 独活
蔓荆子

羌、防之类,味辛,性温,辛散轻扬,李时珍谓:酸咸无升,辛甘无降,寒无浮,热无沉。这类药物不但自身归经上达头目,而且能引药上行。当归养荣汤,药用熟地、当归、川芎、白芍、羌活、防风、白芷,方中四物养血活血,而白芷上行入胃经,羌活引诸药入膀胱经,防风直入膀胱经,通疗诸风,散头目中滞气,合方养血祛风,直达病所,治睛珠痛不可忍,对视疲劳有一定的疗效。

燥邪–黄芩生地

上方,为淫热反克,脏腑不秘结者作也。风热不制之病,稍热者亦可服。以黄连、天花粉之苦寒为君;菊花之苦甘平为臣;川芎之辛温,薄荷之辛苦为佐;连翘、黄芩之苦微寒,黄柏、栀子之苦寒为使。合之则除热清利,治目赤肿痛。

柴胡配芩栀功能清肝,治肝经风热,肝胆火炽,如《原机启微》芍药清肝散,本方偏重于清火,适用于邪入经络、肝胆火炎,症见眵多眊燥紧涩、赤脉贯睛的实证。

19.足厥阴肝经用药歌诀

为细末。每服二钱,食后临卧时,浓米泔调下,热茶清亦可。

3.发散郁火

肝经:寒证:吴茱萸、川芎;

为末,炼蜜丸,如桐子大,水飞辰砂为衣。每服五七十丸,空心,淡盐汤下。

现代研究认为归经学说、引经报使说是临床经验的总结,是在藏象理论和药性理论、四气五味、升降浮沉指导下不断充实、系统归纳的结果,临床应用有实际意义。现代实验药理学亦证明,许多中药在体内的吸收、分布、代谢和排泄与其归经基本一致,因此,运用归经学说观察用药规律是十分有意义的。

赤眼爆发:防风黄连

为细末,炼蜜成剂,每两作八丸。每服一丸,食后临睡。细嚼,茶清下。

一、明辨经络,归经用药

温肝木香吴萸桂,引用川芎青皮好。

龙脑黄连膏 治目中赤脉如火,溜热炙人。余治上同。

脾胃为气机升降出入的枢纽,脾胃健运才能使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脏,清阳实四肢,浊阴归六腑,若脾胃气虚则升降失常。

鼻塞:辛夷花薄荷细辛

羌活胜风汤 治眵多
,紧涩羞明,赤脉贯睛,头痛鼻塞,肿胀涕泪,脑巅沉重,眉骨酸疼,外翳如云雾、丝缕、秤星、螺盖。

摘要:目为肝窍,足厥阴肝经连目系,足少阳胆经起于目外眦,肝胆互为表里,肝胆二经与目的关系至为密切,肝胆及其经络阴阳失调则生眼病,其病好发于风轮、瞳神。

大肠升膏与白芷,小肠藁本黄柏乒,

,为反助阴也。

李东垣师承张元素,深受张氏影响,撰《珍珠囊补遗药性赋》,继承了张氏归经引经报使理论,对眼病提出:凡眼暴发赤肿,以防风、黄芩为君以泻火,以黄连、当归身和血为佐,兼以各经药用之,凡眼久病昏暗,以熟地黄、当归身为君,以羌活、防风为臣,甘草、甘菊之类为佐。体现了李东垣治病注意标本缓急的思想和用药遵循药物归经及引经报使的学术观点。

白芷

神验锦鸠丸 治症上同。兼口干舌苦,眵多羞涩,上焦邪热。

在《珍珠囊》用药心法中提出:黄连泻心火,黄芩泻肺火,白芍药泻肝火,知母泻肾火,木通泻小肠火,黄芩泻大肠火,石膏泻胃火,柴胡泻三焦火,须用黄芩佐之,柴胡泻肝火,须用黄连佐之,胆经亦然,黄柏泻膀胱火。

干姜肉桂吴茱萸,三者同时能温肠。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大热服。

归经学说是在中医辨证论治基础上,对临床用药的经验总结,如治头痛、项背强痛多用羌活、葛根,巅顶痛多用藁本,前额痛多用白芷,按经络分部位则羌活、葛根、藁本均属膀胱经,白芷属胃经。

羌活

芍药清肝散方 治眵多 ,紧涩羞明,赤脉贯睛,脏腑秘结者。

李东垣《兰室秘藏内障眼论》说:元气不行,胃气下流,胸中三焦之火及心火乘于肺,上入脑灼髓,火主散溢,瞳子开大。

上方,以枳壳、甘草和胃气为君;白芷、防风、荆芥、薄荷、独活疗风邪,升胃气为臣;川芎、当归、红花行滞血,柴胡去结气,茯苓分利除湿为佐;蔓荆子、羌活引入太阳经,桔梗利五脏为使。则胃脉调,小肠膀胱皆邪去凝行也。见热者,以消凝大丸子主之。

柴胡配黄芪、升麻功能补中益气、升阳举陷,李东垣运用胆气春升,余脏从之的理论,以柴胡升发胆气,助脾胃升清,升麻配合黄芪益气升阳,如《脾胃论》补中益气汤主治中气不足、气虚下陷的眼病。现代临床常用于治疗重症肌无力、上睑下垂、眼肌麻痹或夜盲、视力减退兼见劳倦乏力、懒言少气、动辄汗出等症。

玄胡苦、黄连凉,木香贝母泻心强。

为细末,炼蜜丸,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温酒盐汤任下。

在胞睑病变的论治中用法迥异。上睑下垂,胞虚如球,为脾虚气弱证,常用参、术益气健脾或配升、柴益气升阳,如参苓白术散、补中益气汤。若见肢冷、便溏脾肾阳虚证,加附、桂兼温肾阳。而胞睑红肿、疼痛的眼丹、眼痈、眼发针眼等病,为胃火炽盛,火毒上攻证,又当清热泻火,用仙方活命饮、黄连解毒汤。若见口渴引饮,脉洪大加石膏、知母;若见脘腹胀满、大便秘结、舌苔黄腻,加大黄、枳实。所以归经和性味结合才能更好发挥药物的治疗作用。

太阴经头痛:苍术半夏

上方,以蝉蜕之咸寒,草决明之咸苦,为味薄者通,通者通其经络也;川芎、荆芥穗之辛温,白蒺藜、谷精草之苦辛温,菊花之苦甘平,防风之甘辛为臣,为气辛者发热,发热者升其阳也;羌活之苦甘温,密蒙花之甘微寒,甘草之甘平,蔓荆子之辛微寒为佐,为气薄者发泄,发泄者清利其诸关节也;以木贼草之甘微苦,山栀子、黄芩之微苦寒为使,为浓味者泄,泄者,攻其壅滞有余也。

1.引药上行

更有枳壳桑白皮,泻肺一般六味用。

先以炉甘石置巨火中,
通红为度,另以黄连用水一碗,瓷器盛贮,纳黄连于水内,却以通红炉甘石淬七次,就以所贮瓷器置日中晒干,然后同黄连研为细末。欲用时,以一二两再研极细,旋量入龙脑,每用少许,井花水调如稠糊,临睡以箸头蘸敷破烂处。不破烂者,点眼内
锐 尤佳。不宜使入眼内。

4.补肾疏风

暑湿–通草薏米

羌活 独活 黄连 防风 黄芩 归尾 五味子 石决明 草决明 甘草 黄柏 知母

16.手太阳小肠经用药歌诀

为细末。先噙水满口,每用如米许, 入鼻内,以泪出为度,不拘时候。

偏热证:柴胡;偏寒证:青皮;

甘菊花 草决明 蕤仁 牡蛎 黄连 蒺藜 防风 羌活 细辛 瞿麦 白茯苓 肉桂 斑鸠
羯羊肝 蔓菁子

寒证–生姜葱白

上方,以蔓荆子、细辛为君,除手太阳手少阴之邪,肝为二经之母,子平母平,此实则泻其子也;以甘草、葛根为臣,治足太阴足阳明之弱,肺为二经之子,母薄子单,此虚则补其母也;黄
实皮毛,防风散滞气,用之以为佐;黄芩疗湿热,去目中赤肿,为之使也。

鼻病:辛夷黄芩

先以蕤仁研细,入龙脑和匀,用生好真蜜一钱二分,再研调匀,每用箸头点内 锐

头中痛:川芎

蕤仁 龙脑

上方,以磁石辛咸寒镇坠肾经为君,令神水不外移也;辰砂微甘寒镇坠心经为臣,肝其母,此子能令母实也,肝实则目明;神曲辛温甘,化脾胃中宿食为佐,生用者,发其生气,熟用者,敛其暴气也,服药后,俯视不见,仰视渐睹星月者,此其效也。亦治心火乘金,水衰反制之病。久病累发者,服之则永不更作。空心服此,午前更以石斛夜光丸主之。

5.鼻病用药

上方,消凝滞药也。君以川芎、当归,治血和血;臣以羌活、防风、荆芥、
本、薄荷、桔梗,疗风散邪,引入手足太阳经;佐以白术、甘草、滑石、石膏,调补胃虚,通泄滞气,除足阳明经热;使以黄芩、山栀、连翘、菊花,去热除烦。淫热反克,风热不制者,俱宜服也。

引用白芷与升麻,莲须葱白用几根。

先将滑石、石膏另研,余作细末,和匀,炼蜜为剂,每剂一两,分八丸。每服一丸,或二丸,茶汤嚼下。

目翳:蛇蜕蝉蜕木贼

上方,以黄
治虚劳,甘草补元气为君;当归和血补血为臣;白芷、蔓荆子、防风。主疗风升阳气为佐;升麻导入足阳明足太阴脾胃,柴胡引至足厥阴肝经为使。心火乘金,水衰反制者,亦宜服也。有热者,兼服黄连羊肝丸。

滋补三焦用益智,更有甘草与黄芪。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热服,渣再煎。

13.手厥阴心包经用药歌诀

上方,以甘菊花、草决明,主明目为君;以蕤仁、牡蛎、黄连、蒺藜,除湿热为臣;以防风、羌活、细辛之升上,瞿麦、茯苓之分下为佐;以斑鸠补肾,羊肝补肝,肉桂导群药入热邪为使。此方制之大者也,肾肝位远,服汤药散不厌频多之义也。

心包黄芩与黄连,胃经石膏膀柏补,

上方,逆攻者也。先以行足厥阴肝足太阳膀胱之药为君,柴胡、羌活是也;二经生意,皆总于脾胃,以调足太阴足阳明之药为臣,升麻、甘草是也;肝经多血,以通顺血脉,除肝邪之药,膀胱经多湿,以利小便,除膀胱湿之药为佐,赤芍药、草决明、泽泻、茯苓、车前子是也;总破其积热者,必攻必开,必利必除之药为使,栀子、黄芩、黄连、大黄、竹叶是也。

足太阴脾经:白芍

通入瓷器内,水一斗浸之,春秋五日,夏三日,冬十日,入锅内,文武火熬至小半升,滤去渣,重汤炖成膏子,却入前药熬之,搅成紫色,入龙脑一钱。每用少许,点上,药干,净水化开用。

凉心竹叶犀牛角,朱砂连翘共牛黄。

上方专补血,故以当归、熟地黄为君;川芎、牛膝、白芍药为臣,以其祛风续绝定痛而通补血也;甘草、白术,大和胃气,用以为佐;防风升发,生地黄补肾,天门冬治血热,谓血亡生风燥,故以为使。

头面肿:附子白鲜皮

拨云退翳丸 治阳跷受邪,内
即生赤脉缕缕,根生瘀肉,瘀肉生黄赤脂,脂横侵黑睛,渐蚀神水,锐
亦然,俗名攀睛。

鼻中生疮:黄芩

决明益阴丸
治畏日恶火,沙涩难开,眵泪俱多,久病亦不痊者,并皆疗之。余治同上。

14.手少阳三焦经用药歌诀

黄 人参 甘草 升麻 葛根 蔓荆子 芍药 黄柏

寒证:白芷;寒热证:升麻

人参补阳汤
治伤寒余邪不散,上走空窍,其病隐涩赤胀,生翳羞明,头痛骨痛。

三焦火–栀子黄芩

防风 羌活 白芍药 归尾 红花 苏木 茯苓 苍术 独活 前胡 黄芩 炙草 防己

3.头部用药

羚羊角 黄芩 黄 草决明 车前子 升麻 防风 大黄 芒硝

目障:蛴螬密蒙花谷精草

万应蝉花散 治证上同。

心火–牛黄犀角黄连

消毒化斑汤 治小儿斑疹,未满二十一日而目疾作者。余症上同。

摘要:少阴经头痛:细辛 独活,厥阴经头痛:吴茱萸,普通头痛:荆芥穗
薄荷,巅顶头痛:藁本 蔓荆子 吴茱萸.

上方,以龙脑除热毒为君,生蜜解毒和百药为臣,蕤仁去暴热、治目痛为使,此药与黄连炉甘石散、龙脑黄连膏子并用。

手太阳小肠经:木通

柴胡 栀子 羌活 升麻 炙草 赤芍药 草决明 茯苓 车前子 黄芩 六分) 黄连 大黄
青竹叶 泽泻

7.十二经引经药

黄连炉甘石散 治眼眶破烂,畏日羞明。余治上同。

心经:热证:黄连;寒证:细辛

鹅不食草 青黛 川芎

春季–薄荷、荆芥

竹叶泻经汤 治眼目瘾涩,稍觉 ,视物微昏,内
开窍如针,目痛,按之浸浸脓出。

泻肝柴胡并枳壳,青皮青黛不可少。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稍热服。恶心不进食者,加生姜煎。

9.十二经泻火药

每服七钱,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热服。

暑邪–西瓜荷叶

先以磁石置巨火中
,醋淬七次,晒干另研极细二两,辰砂另研极细一两,生神曲末三两,与前药和匀,更以神曲末一两,水和作饼,煮浮为度,搜入前药,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一十丸,加至三十丸,空心饭汤下。

三焦柴翘骨青附,太阳膀胱羌活津。

上方,以决明镇肾经益精为君;夜明沙升阳主夜明为臣;米泔水主脾胃为佐;肝与肝合,引入肝经为使。

温用乌药并茴香,凉用黄柏生地黄。

川芎 菊花 蔓荆子 蝉蜕 蛇蜕 密蒙花 薄荷叶 木贼草 荆芥穗 黄连 楮桃仁
地骨皮 天花粉 川椒皮 当归 白蒺藜

川大黄和南槟榔,枳壳石斛泻大肠。

蔓荆子 细辛 葛根 炙草 黄 防风 黄芩

香附白肉草豆蔻,厚朴胡椒生干姜。

蛇蜕 草决明 川芎 荆芥穗 蒺藜 谷精草 菊花 防风 羌活 密蒙花 甘草 蔓荆子
木贼草 山栀子 黄芩

后脑痛:细辛

黄丹 青盐 白沙蜜 诃子 海螵蛸

暑风–荆芥穗薄荷

二药末和匀,以竹刀切肝作二片,以上药铺于一片肝上,以一片合之,用麻皮缠定,勿令药得泄出,淘米泔水一大碗,贮沙罐内,不犯铁器,入肝药于中,煮至小半碗,临睡,连肝药汁服之。

寒湿–官桂茯苓猪苓

上方,以黄连除热毒明目为君;以羊肝肝与肝合引入肝经为使。不用铁与刀者,忌铁器也。金克木,肝乃木也。一有金气,肝则畏而不受。盖专治肝经之药,非与群队者比也。肝受邪者,并皆治之。睛痛者,加当归。

引入三焦不用别,药与肝胆无差异。

为细末,滴水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加至百丸,食后临睡茶汤下。

问君大肠何药补,左旋牡蛎白龙骨。

当归养荣汤 治睛珠痛甚不可忍。余治并同上。

目暗:熟地石决明

黄连 蕤仁 木贼草 龙胆草 杏仁

凉用竹茹与黄连,引用之药同肝经。

黄连 白羯羊肝

耳鸣:龙胆草苦丁茶

川芎 当归 防风 荆芥 羌活 本 薄荷 桔梗 甘草滑石 石膏 白术 黄芩 山栀 连翘
菊花

共十八味,统 咀。都作一服,水二钟,煎至一钟,食后热服。

肾经:热证:知母;

菊花决明散 治症上同。

橘核菖蒲补肝经,益智续断龙骨良。

黄芩 黄连 柴胡 生地黄 升麻 龙胆草

少阳经头痛:柴胡

以白沸汤泡顿蘸洗,冷热任意,不拘时候。

耳疳:雄黄牛黄白矾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渣,大热服,食后。

风寒–羌活薄荷

石决明 夜明沙 猪肝

左偏头痛:柴胡荆芥穗薄荷

上方,以甘润治燥为君,为燥为热之原也;山栀子微苦寒治烦为臣,为烦为热所产也;石蜜甘平温,安五脏为佐,为其解毒除邪也;大黄苦寒,性走不守,泻诸实热为使,为攻其积,不令其重叠不解也。

补胆龙胆与木通,柴胡青皮泻胆经。

蜜剂解毒丸 治证上同。

目珠夜痛:夏枯草

上方,以鹅不食草解毒为君;青黛去热为佐;川芎大辛,除邪破留为使,升透之药也。

偏寒证:葛根;寒热证:升麻

为细末。每服二钱,食后临睡,热茶清调下。

足厥阴肝经:柴胡、黄连

升麻龙胆草饮子 治小儿疳眼,流脓生翳,湿热为病。

清胃火,亦如脾,再加一味南枳实。

上方,以羌活、独活升清阳为君;黄连去热毒,当归尾行血,五味子收敛为臣;石决明明目磨障,草决明益肾疗盲,防风散滞祛风,黄芩去目中赤肿为佐;甘草协和诸药,黄柏助肾水,知母泻相火为使。此盖益水抑火之药也。内急外弛之病,并皆服之。

补肾山药甘枸杞,螵蛸龟板与牡蛎。

上方,为肺气虚耶,黄
、人参实之,为君;心受邪耶,黄连除之,肝受邪耶,柴胡除之,小肠受邪耶,蔓荆子除之,为臣;当归和血,葛根解除为佐;防风疗风散滞,生甘草大泻热火,细辛利九窍,用叶者,取其升上之意,为使也。

滑石玄明凉脾药,白芍升麻引入脾。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食后,稍热服。

胃火–生石膏黄连

栀子胜奇散 治症同上。并有眵泪,羞涩难开。

小肠经:热证:黄柏;寒证:藁本

滋阴地黄丸 治证上同。眵多 者,并皆治之。

肝胆连柴脾白芍,肺经桅芩肾知母,

磁石 辰砂 神曲

补胃必须苍白术,半夏扁豆绵黄芪。

通气利中丸 治证上同。

手阳明大肠经:黄芩

为末,炼蜜丸,桐子大。每服五十丸,加至百丸,茶汤下。

肝经川芎青萸柴,脾经葛芍升苍荫,

天门冬 人参 茯苓 五味 干菊花 麦门冬 熟地黄 菟丝子 干山药 枸杞 牛膝 杏仁
生地黄蒺藜 石斛 苁蓉 川芎 炙草 枳壳 青葙子 防风 黄连 草决明乌犀 羚羊角

12.手阳明大肠经用药歌诀

上方,羡补药也,补上治下,利以缓,利以久,不利以速也。故君以天门冬、人参、菟丝子之通肾安神,强阴填精也;臣以五味子、麦门冬、杏仁、茯苓、枸杞子、牛膝、生熟地黄之敛气除湿,凉血补血也;佐以甘菊花、蒺藜、石斛、肉苁蓉、川芎、甘草、枳壳、山药、青葙子之疗风治虚,益气祛毒也;使以防风、黄连、草决明、羚羊角、生乌犀之散滞泄热,解结明目也。阴弱不能配阳之病,并宜服之。此从则顺之治法也。

温用陈皮与半夏,更加生姜与川芎。

上方,以黄连为君,为疗邪热也;蕤仁、杏仁、龙胆草为臣,为除赤痛,润烦燥,解热毒也;黄丹、青盐、龙脑、白沙蜜为佐,为收湿烂,益肾气,疗赤肿,和百药也;诃子、海螵蛸、木贼草为使,为涩则不移,消障磨翳也。

8.十二经引经药歌诀

上方,制之偶者也。奇之不去,则偶之,是为重方也。今用蝉蜕,又用蛇蜕者,取其重蜕之义,以除翳为君也;川芎、防风、羌活,皆能清利头目为臣也;甘草、苍术,通主脾胃,又脾胃多气多血,故用赤芍药补气,当归补血为佐也;石决明镇坠肾水,益精还阴,白茯苓分阴阳上下为使也。亦治奇经客邪之病。

补肺山药共麦冬,紫菀乌梅与参苓。

上方,以防风、羌活,升发阳气为君;白芍药、当归尾、红花、苏木,破凝行血为臣;茯苓泻邪气,苍术去上湿,前胡利五脏,独活除风邪,黄芩疗热滋化为佐;甘草和诸药,防己行十二经为使。病在上睫者,加黄连、柴胡,以其手少阴足厥阴受邪也;病在下睫者,加本、蔓荆子,以其手太阳受邪也。

手厥阴心包经:黄连、黄芩

上方,以炉甘石收湿除烂为君;黄连苦寒为佐;龙脑去热毒为使。诸目病者俱可用。病宜者治病,不宜者无害也。奇经客邪之病,量加朴硝泡汤,滴眼瘀肉黄赤脂上。

肝火–龙胆草栀子

枳壳 炙草 白芷 防风 荆芥 薄荷 独活 川芎 当归 红花 柴胡 茯苓 蔓荆子 羌活
桔梗

凉用黄芩天花粉,引用羌活与藁本。

先以黄连研为细末,将羊肝以竹刀刮下如糊,除去筋膜,入擂盆中,研细,入黄连末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加至七八十丸,茶清汤下。

寒证:桂枝、肉桂、细辛;偏寒证:独活

消凝大丸子 治证同上。或有眵泪沙涩者,并皆疗之。

风热–薄荷双花

决明夜灵散 治目至夜则昏,虽有灯月,亦不能视。

耳脓:龙胆木通车前子

无比蔓荆子汤 治证上同。

大肠火–大黄元明粉

草决明 石决明 木贼草 防风 羌活 蔓荆子 甘菊花 甘草 川芎 石膏 黄芩

羚羊角散
治小儿斑疹后,余毒不解,上攻眼目,生翳羞明,眵泪俱多,红赤肿闭。

冬季–黄芩、知母

杏仁 山栀 石蜜 大黄

温肾肉桂并附子,鹿茸故纸海沉香。

作一服,水一盏半,煎至七分,去渣,稍热服。

秋季–白芍、乌梅

为细末,炼蜜为剂,杵五百下,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丸,加至三五十丸,空心,温汤下。

足少阴肾经:知母

上方,以明目除翳为君者,草决明、石决明、木贼草也;以散风升阳为臣者,防风、羌活、蔓荆子、甘菊花也;以和气顺血为佐者,甘草、川芎也;以疗除邪热为使者,黄芩、石膏也。内急外弛之病,亦宜其治。

泻肾不必多求方,知母泽泻两相当。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渣热服。

头角痛:柴胡川芎

上方,以升麻、苍术、甘草,诸主元气为君,为损者温之也;以防风、柴胡、羌活、细辛、
本,诸升阳化滞为臣,为结者散之也;以川芎、桔梗、红花、当归尾,诸补行血脉为佐,为留者行之也;以黄连、黄芩、黄柏、知母、连翘、生地黄、龙胆草,诸去除热邪为使,为客者除之也。奇经客邪之病,强阳搏实阴之病,服此亦具验。

肾火–知母黄柏

上方,以羚羊角主明目为君;升麻补足太阴以实内,逐其毒也,黄
补手太阴以实外,御其邪也,为臣;防风升清阳,车前子泻浊阴为佐;草决明疗赤痛泪出,黄芩、大黄、芒硝,用以攻其固热为使。然大黄、芒硝乃大苦寒之药,智者当量其虚实,以为加减。未满二十一日而目疾作者。消毒化斑汤主之。

头眩:泽兰叶川芎天麻

上方,为小儿寒暑饮食不调而酿成此症。夫寒暑饮食不节,皆能伤动脾胃,脾胃阴阳之会元也。故清阳下而不升,浊阴上而不降。今以白术、人参,先补脾胃为君;柴胡、甘草、枳壳,辅上药补脾胃为臣;苍术燥湿,茯苓、泽泻导浊阴下降为佐;然后以羌活、独活、防风、蔓荆子、前胡、川芎、薄荷诸主风药以胜湿,引清阳上升为使。此正治神效之法也。

小肠火–木通生地

白术 川芎 防风 甘草 荆芥 桔梗 羌活 芍药柴胡 前胡 薄荷 黄芩 山栀 知母
滑石 石膏 大黄 芒硝

膀胱经:寒证:羌活

茯苓燥湿汤 治小儿易饥而渴,瘦瘠,腹胀下利,作HT HT
声,目病生翳,睫闭不开,眵泪如糊,久而脓流,俗谓之疳毒眼。

凉肺黄芩与贝母,山栀子与沙玄参。

羌活 本 细辛 黄连 黄芩 酒芩 酒黄柏生地黄 麻黄 升麻 白术 苍术 生甘草
吴茱萸 陈皮 红花 苏木 当归 连翘 防风 川芎 葛根 柴胡

凉胃葛根和条芩,滑石黄连玄花粉。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食后热服。

小肠如需温热药,大小茴香乌药根。

升麻 羌活 麻黄 炙草 谷精草 蛇蜕 龙胆草 川郁金 半钱) 黄芩 青蛤粉

右偏头痛:川芎黄芩荆芥穗薄荷

上方,以黄
、人参之甘温,治虚劳为君;甘草之甘平,承接和协,升麻之苦平微寒,行手阳明足阳明足太阴之经为臣;葛根之甘平,蔓荆子之辛温,
皆能升发为佐;芍药之酸微寒,补中焦,顺血脉,黄柏之苦寒,治肾水膀胱之不足为使。酒制又炒者,因热用也。或有热,可渐加黄柏,春夏加之,盛暑倍加之,加多则不效,脾胃虚者去之。热倍此者,泻热黄连汤主之。

莲子山药白茯苓,芡实苍术甘草宜。

生地黄 独活 黄柏 防风 知母 蔓荆子 前胡 羌活 白芷 生草黄芩 寒水石 栀子
黄连 防己

知母连翘石膏斛,栀子升麻竹茹寻。

升麻 苍术 甘草 柴胡 防风 羌活 细辛 本 川芎桔梗 红花 归尾 黄连 黄芩 黄柏
知母 生地黄 连翘 龙胆草

马兜铃与栝楼仁,桔梗天冬必去心。

上方,以地黄补肾水真阴为君,夫肾水不足者,相火必盛,故生熟地黄退相火也;牛膝逐败血,当归益新血为臣;麸炒枳壳和胃气,谓胃为多血生血之所,是补其原,杏仁润燥,谓血少生燥为佐;羌活、防风,俱升发清利,大除风邪,为七情五贼、饥饱劳役之病。睛痛者,与当归养荣汤兼服;伤寒愈后之病,及血少血虚血亡之病,俱宜服也。

温心藿香石菖蒲,引用细辛独活汤。

白术 枳壳 羌活 川芎 白芷 独活 防风 前胡 桔梗 薄荷 荆芥 甘草 柴胡 黄芩

肺经:寒证:葱白、白芷;

白术 白芷 羌活 黄芩 滑石 大黄 牵牛

18.足阳明胃经用药歌诀

上方,治主治客之剂也。治主者,升麻主脾胃,柴胡行肝经为君;生地黄凉血为臣,为阳明太阴厥阴多血故也。治客者,黄连、黄芩,皆疗湿热为佐;龙胆草专除眼中诸疾为使,为诸湿热俱从外来为客也。

目疼:菊花玄参茺蔚子

先将蜜熬数沸,净纸搭去蜡面,却下黄丹,用棍搅匀,旋下余药,将至紫色取出。

桔梗米壳柯子皮,山药肉蔻并莲肉。

羌活 独活 白芍药 生地黄 泽泻 人参 白术 茯苓 黄 炙草 当归 柴胡 防风
熟地黄

龙虎骨、怀牛膝,五味菟丝和芡实。

除滑石、牵牛,另研极细末外,余合为细末,入上药和匀,滴水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加至百丸,食后临睡,茶汤送下。

湿邪–猪苓泽泻

上方,治主以缓,缓则治其本也。以黄连、黄芩,苦寒除邪气之盛为君;当归身辛温,生熟地黄苦甘寒,养血凉血为臣;五味子酸寒,体轻浮上,收神水之散大,人参、甘草、地骨皮、天门冬、枳壳苦甘寒,泻热补气为佐;柴胡引用为使也。亡血过多之病,有热者,亦宜服。

湿热–滑石石膏

消翳复明膏 治症上同。

暑泻–厚朴扁豆

抑阳酒连散
治神水紧小,渐如菜子许,及神水外围,相类虫蚀者,然皆能睹物不昏,微有
羞涩之证。

黄柏

冲和养胃汤
治内障初起,视觉微昏,空中有黑花,神水变淡绿色,次则视岐,睹一成二,神水变淡白色,久则不睹,神水变纯白色。

手少阴三焦经:柴胡、黄芩

蕤仁春雪膏 治红赤羞明, 痒痛,沙涩。

足少阳胆经:柴胡、黄连

上方,为奇经客邪而作也。《八十一难经》曰∶阳跷脉者,起于跟中,循外踝上行入风池。风池者,脑户也。故以川芎治风入脑,以菊花治四肢游风,一疗其上,一平其下为君;蔓荆子除手太阴之邪,蝉蜕、蛇蜕、木贼草、密蒙花除郁为臣;薄荷叶、荆芥穗、白蒺藜诸疗风者,清其上也,楮桃仁、地骨皮诸通小便者,利其下也,为佐;黄连除胃中热,天花粉除肠中热,甘草和协百药,川椒皮利五脏明目,诸所病处血亦病,故复以当归和血为使也。

偏寒证:葛根;寒热证:升麻

加减地黄丸 治症上同。

耳疮:龙胆草薄荷

黄 炙草 当归 白芷 蔓荆子 防风 升麻 柴胡

十二引经心连辛,心包柴胡丹皮亲,

先用好白沙蜜一十两,或银器沙锅内,熬五七沸,以净纸搭去蜡面,除黄丹外,下余药,用柳木搅匀,次下黄丹再搅,慢火徐徐搅至紫色,却将乳香、麝香、轻粉、
砂和匀,入上药内,以不粘手为度,急丸如皂角刺大,以纸裹之。每用一丸,新汲水化开,旋入龙脑少许,时时点翳上。

黄连羊肝丸 治目中赤脉红甚,眵多。余治同上。

枣仁当归天竺黄,六味和来大有功。

上方,以黄连治目痛、解诸毒为君,龙脑去热毒为臣,乃君臣药也。诸目痛者,俱宜用。

温肺木香冬花寻,生姜干姜白蔻仁。

大抵如开锅盖法,常欲使邪毒不闭,令有出路。然力少而锐, 之随效,宜常
以聚其力,诸目病俱可用。

6.耳病用药

龙胆草 当归尾 黄连 滑石 杏仁 赤芍药

胡黄连、龙胆草,车前甘菊凉肝表。

益气聪明汤 治证上同。并治耳聋耳鸣。

1.四时用药

作一服,水一盏,煎半盏,去滓,稍热服。

三焦经:热证:地骨皮;偏热证:柴胡、连翘;寒证:附子;偏寒证:青皮;

千金磁朱丸
治神水宽大渐散,昏如雾露中行,渐睹空中有黑花,渐睹物成二体,久则光不收,及内障,神水淡绿色、淡白色者。

长夏–人参、白术

上为方,治淫热反克而作也。风热不制之病,热甚大便硬者,从权用之。盖苦寒之药也,苦寒败胃,故先以白术之甘温,甘草之甘平,主胃气为君;次以川芎、防风、荆芥、桔梗、羌活之辛温,升散清利为臣;又以芍药、前胡、柴胡之微苦,薄荷、黄芩、山栀之微苦寒,且导且攻为佐;终以知母、滑石、石膏之苦寒,大黄、芒硝之大苦寒,祛逐淫热为使。大便不硬者,减大黄、芒硝,此逆则攻之治法也。大热服者,反治也。

原石膏与地骨皮,清凉三焦功效急。

上方,以熟地黄补肾水为君,黑睛为肾之子,此虚则补其母也;以当归补血,为目为血所养,今伤则血病,白芍药补血又补气,为血病气亦病也,为臣;川芎治血虚头痛,
本通血去头风为佐;前胡、防风,通疗风邪,俾不凝留为使。兼治亡血过多之病。伤于眉骨者,病自目系而下,以其手少阴有隙也,加黄连疗之。伤于
者,病自抵过而上;伤于耳者,病自锐
而入,以其手太阳有隙也,加柴胡疗之。伤于额交颠耳上角及脑者,病自内
而出,以其足太阳有隙也,加苍术疗之。伤于耳后、耳角、耳前者,病自客主人斜下;伤于颊者,病自锐
而入,以其足少阳有隙也,加龙胆草疗之。伤于额角及巅者,病自目系而下,以其足厥阴有隙也,加五味子疗之。凡伤甚者,从权倍加大黄,泻其败血。眵多泪多,羞涩赤肿者,加黄芩疗之。

眉棱骨痛:羌活半夏白芷黄芩

除风益损汤 治目为物伤者。

燥渴–天花粉生石膏

上方,以白术苦甘温,除胃中热为君;白芷辛温解利,羌活苦甘平微温,通利诸节为臣;黄芩微苦寒,疗热滋化,滑石甘寒,滑利小便,以厘清浊为佐;大黄苦寒,通大便,泻诸实热,牵牛苦寒,一说味辛,利大便,除风毒为使,逆攻之法也。风热不制之病,热甚而大便硬者,亦可兼用。然牵牛有毒,非神农药,今与大黄并用者,取其性猛烈而快也。大抵不宜久用,久用伤元气,盖从权之药也,量虚实加减。

更添芒硝和大黄,多加石膏泻更急。

上方,功非独能于目,盖专于斑者而置也。今以治斑之剂治目者,以其毒尚炽盛,又傍害于目也。夫斑疹之发,初则膀胱壬水克小肠丙火,羌活、
本,乃治足太阳之药,次则肾经癸水又克心火,细辛主少阴之药,故为君;终则二火炽盛,反制寒水,故用黄连、黄芩、黄柏以疗二火,酒制者,反治也,生地黄益肾水,故为臣;麻黄、防风、川芎。升发阳气、祛诸风邪,葛根、柴胡。解利邪毒,升麻散诸郁结,白术、苍术。除湿和胃,生甘草大退诸热,故为佐;气不得上下,吴茱萸、陈皮通之,血不得流行,苏木、红花顺之,当归愈恶疮,连翘除客热,故为使。此方君臣佐使,逆从反正,用药治法俱备,通造化明药性者能知也。如未见斑疹之前,小儿耳尖冷,呵欠,睡中惊,嚏喷,眼涩,知其必出斑者,急以此药投之。甚者则稀,稀者立已,已后无二出之患。

气分火–石膏知母

每服六钱,水三盏,煎至二盏,入黄芩、黄连各一钱,再煎至一盏,去滓,稍热,食后服。

温胃丁香与藿香,益智吴萸及良姜。

上方君以升麻,足阳明胃足太阴脾也;臣以羌活、麻黄,风能胜湿也;佐以甘草,承和上下,谷精草明目退翳,蛇蜕主小儿惊疳等疾;使以青蛤粉,治疳止利,川郁金破血,龙胆草疗眼中诸疾,黄芩除上热,目内赤肿,火炒者妙,龙胆草性已苦寒,恐重之,则又过于寒也。

阳明经头痛:白芷

炉甘石 黄连 龙脑

胞轮震颤:当归川芎薄荷

上方,因肝木不平,内挟心火,故以柴胡平肝,人参开心,黄连泻心火为君;酒制当归荣百脉,五味敛百脉之沸,心包络主血,白芍药顺血脉、散恶血为臣;白茯苓泻膀胱之湿,羌活清利小肠之邪,甘草补三焦,防风升胆之降为佐;阴阳皆总于脾胃,黄
补脾胃,白术健脾胃,升麻、葛根行脾胃之经,黄芩退壮火,干生姜入壮火为导为使。此方逆攻、从顺、反异、正宜俱备。

少阴经头痛:细辛独活

柴胡复生汤
治红赤羞明,泪多眵少,脑巅沉重,睛珠痛应太阳,眼睫无力,常欲垂闭,不敢久视,久视则酸疼,翳陷下,所陷者或圆或方,或长或短,如缕如锥如凿。

暑燥–乌梅麦冬

当归补血汤
治男子衄血便血,妇人产后崩漏,亡血过多,致睛珠疼痛,不能视物,羞明酸涩,眼睫无力,眉骨太阳,俱各酸痛。

泻脾药、用枳实,石膏大黄青皮奇。

石斛夜光丸 治证上同。

肺火–桑叶生石膏

黄连 黄丹 当归麝香 乳香 轻粉 砂 白丁香龙脑 海螵蛸 炉甘石

大肠经:热证:石膏;

益阴补气丸 治证上同。

足阳明胃经:石膏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大热服。

芡实莲肉共百合,山药还加广陈皮。

上方,以
本、蔓荆子为君,升发阳气也;川芎、白芍药、羌活、独活、白芷、柴胡为臣,和血补血疗风,行厥阴经也;甘草、五味子为佐,为协诸药敛藏气也;薄荷、桔梗、苍术、茯苓、黄芩为使,为清利除热去湿,分上下,实脾胃二土,疗目中赤肿也。此病起自七情五贼、劳役饥饱,故使生意下陷,不能上升。今主以群队升发,辅以和血补血,导入本经,助以相协收敛,用以清利除热,实脾胃,如此为治,理可推也。睛珠痛甚者,当归养荣汤主之。

夏季–香薷、生姜

为细末,炼蜜丸,如桐子。每服百丸,食后茶汤下,日三服。

21.足少阴肾经用药歌诀

黄 防风饮子 治眼棱紧急,以致倒睫拳毛,损睛生翳,及上下睑
赤烂,羞涩难开,眵泪稠粘。

太阳经头痛:羌活蔓荆子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食后热服。

小肠石斛牡蛎补,泻用木通共紫苏。

本 川芎 白芍药 蔓荆子 羌活 独活 白芷 柴胡炙草 薄荷 桔梗 五味子 苍术 茯苓
黄芩

引药尽皆同胃经,槐花条芩凉大肠。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渣,稍热服。

22.足太阳膀胱经用药歌诀

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大热服。

20.足少阳胆经用药歌诀

防风 白芷 白芍药 熟地黄 当归 川芎 羌活

六经头痛须用川芎加引经药

上方,以黄连去邪热,主明目为君;以黄丹除热除毒,炉甘石疗湿收散为臣;以当归和血脉,麝香、乳香诸香通气,轻粉杀疮为佐;以
砂之能消,海螵蛸之磨翳,白丁香之主病不移,龙脑之除赤脉去外障为使也。

血分火–丹皮石膏

熟地黄 归尾 牡丹皮 五味子 干山药 茯苓 泽泻生地黄 山茱萸 柴胡

脾经:偏热证:白芍;寒证:苍术;

蝉蜕 蛇蜕 川芎 防风 羌活 炙草 苍术 赤芍药 当归 白茯苓 石决明

11.手太阴肺经用药歌诀

生地黄 熟地黄 牛膝 当归 枳壳 杏仁 羌活 防风

泻用栀子并泽泻,温姜附、颇有益。

鼻碧云散
治肿胀红赤,昏暗羞明,隐涩疼痛,风痒鼻塞,头痛脑酸,外翳攀睛,眵泪稠粘。

22大类约100种用药经验,是前辈们在临床反复验证多次,费尽心血总结出来的,今天分享给勤奋好学的你,要好好记哦。

川芎行经散 治目中青 ,如物伤状,重者白睛如血贯。

补脾人参绵黄芪,扁豆白术共陈皮。

上方,分利阴阳、升降上下之药也。羌活、独活为君者,导阳之升也;茯苓、泽泻为臣者,导阴之降也;人参、白术,大补脾胃,内盛则邪自不容,黄
、防风,大实皮毛,外密则邪自不入,为之佐也;当归、熟地黄俱生血,谓目得血而能视,生地黄补肾水,谓神水属肾,白芍药理气,柴胡行经,甘草和百药,为之使也。

杜仲锁阳巨胜子,山萸苁蓉共巴戟。

胆火–龙胆草栀子

胃经葛芷升麻膏,胆经柴胡青皮滨,

2.六淫各证用药

眼肿:大黄荆芥

泻用芒硝车前子,泽泻滑石石韦帮。

胆经:偏热证:柴胡;偏寒证:青皮。

普通头痛:荆芥穗薄荷

温肉桂与凉栀子,柴芎青皮是引药。

风证–防风荆芥

再加一味怀熟地,共补肾经十八味。

升麻

十二经药泻火煮,少阴心经黄连苦,

手太阴肺经:桅子、黄芩

地黄一味补心络,泻用乌药并枳壳。

肺经升麻桔葱芷,肾经桂肉独知辛,

湿

4.眉目用药

心包经:偏热证:柴胡、牡丹皮

鼻渊:苍耳子茯苓

目疮:白蒺藜细辛

燥干–沙参冰糖

10.十二经泻火用药歌

目干:生地元参

滋补肝经枣仁巧,薏仁木瓜与阿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