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不断 嗓中有痰, 黄煌教授经方一则

摘要:古代治疗咽中异物感的专方。有理气除胀、化痰利咽的功效,具有抗焦虑、抗抑郁、镇静、催眠、促进胃肠蠕动、抑制喉反射等作用,适用于以咽喉有异物感乃至躯体感觉异常、腹胀、恶心为特征的疾病。

梅核气,中医病证名,指因情志不遂,肝气瘀滞,痰气互结,停聚于咽所致,以咽中似有梅核阻塞、咯之不出、咽之不下、时发时止为主要表现的疾病。临床以咽喉中有异常感觉,但不影响进食为特征。中医肝病、中医咽喉疾病、中医精神疾病时均可见此病证。
梅核气的症状表现 1、咽部异物感
梅核气最为主要的症状,病情继续发展会出现干燥、瘙痒、灼热等不适体征,某些情况下反酸、嗳气,消化障碍,进食后腹胀,有呕吐感,以致患者饮食障碍。
2、吞咽疼痛
进食或饮水的过程里,患者吞咽障碍,伴有疼痛感,部分患者感冒发烧,引发急性的咽喉炎,咽部疼痛异常,患者不自觉的咳嗽,加剧咽部黏膜组织的发炎症状。
3、发声异常
通常状况下,梅核气患者声音发哑发干,听起来有些刺耳,或伴有阻塞感、频繁咳嗽、痰中带血,一些年龄较大的患者,要注意是否有癌变的症状。
4、全身不适
全身性的疾病前期征兆不明显,临床上,发热、头痛、腹泻等症出现,因此梅核气需与周身性的疾病相判别。
5、失声
患者咽部疼痛,发声困难,说话时有突然的失语现象,大笑或咳嗽时发声正常,在临床的检查里,声带肌肉内收,震动频率异常。
梅核气怎么诊断
1.以咽内异物感为主要症状,但不碍饮食。症状的轻重与情志的变化有关。
2.检查咽喉各部所见均属基本正常,也可见慢性咽喉炎。
3.其他咽喉疾病引起的不适,基本无梅核气现象,且可检查出咽喉内病灶。
4.在咽喉外部用揉摩方法可直接观察到病灶状况,这是诊断要点。揉摩时异物感同时消失,这是肯定性诊断。
中医如何辨证施治 1.痰气郁结
证候:自觉咽喉有异物梗塞感,咽之不下,咯之不出,或上下游走不定,或于某处固着不动。症状轻重变化频繁而无规律。对饮食无影响,一般在进食、工作、学习、谈笑等精神移注他处时,异物梗阻症状明显减轻乃至消失。多见于中年女性。不少患者情绪欠稳定,恐癌多疑。治则:疏肝解郁,理气化痰。主方:半夏厚朴汤加减。方药:法夏、厚朴、茯苓、紫苏梗、生姜。
若肝郁气滞较甚,可加香附、郁金、白芍、枳壳;痰多呕恶者,加橘红、瓜蒌皮、川贝;纳呆便溏加白术、陈皮、苍术、炙甘草;嗳气泛酸加旋覆花、代赭石;肝郁化火加牡丹皮、栀子、天花粉等。
2.肝郁气滞
证候:胸胁满闷或疼痛,或乳房及少腹胀痛,善太息,暖噫频作,食纳呆滞,或咽中如物梗阻,吞吐不利,或见颈项瘿瘤,情志抑郁,腹部积聚,月经不调,甚或闭经,苔薄,脉弦。治则:疏肝解郁,行气散结。主方:柴胡疏肝散加减。方药:柴胡、赤芍、川芎、枳壳、香附、陈皮、郁金、佛手、炙甘草。可加半夏、厚朴、茯苓、紫苏梗等药。
3.肝郁失音
证候:咽喉梗塞,部位不定;咳之不出,咽之不下,时有时无,时轻时重,常随情志变化而变化,抑郁愈甚,症状愈重;亦有因情绪激动后声音突然嘶哑;或语音全无,短数小时,长者可数日不愈,但咳嗽、啼哭时却发声正常。咽喉检查均无异常。常伴有情志不舒,多疑善虑,少言寡欢,胸闷胁痛,失眠心悸,月经不调等。舌淡红苔薄,脉弦细。治则:疏肝解郁行气,畅喉开音。主方:诃子清音汤。方药:诃子肉、桔梗、甘草、郁金、香附、木蝴蝶。
苔腻夹痰湿者,加薏苡仁、泽泻、车前草。

半夏类方

如今社会的压力层出不穷,人们要面临各种困难和挑战,导致焦虑、抑郁、咽中有异物感的情况时有发生。而《伤寒论》中的一则经方,可以帮助预防并解决这一问题,那么我们来看看黄煌教授对此方使用的具体讲解。并且我们要相信,克服这些困难之后,就是柳暗花明。

东子:半夏治因痰而致呕、痛。半夏祛痰耗津液,渴者不宜,半夏刺激咽喉,咽喉充血疼痛痛者宜加银花或连翘。

半夏厚朴汤

梁 陶弘景《本草经集注 序录上》:“凡方云半夏一升者,洗竟,秤五两为正。”

古代治疗咽中异物感的专方。有理气除胀、化痰利咽的功效,具有抗焦虑、抗抑郁、镇静、催眠、促进胃肠蠕动、抑制喉反射等作用,适用于以咽喉有异物感乃至躯体感觉异常、腹胀、恶心为特征的疾病。

coorus:30枚半夏就有200毫升,且每枚重达2克,看来仲景用的是生鲜半夏,且个头偏大,直径在2厘米以上。我家中的干货生半夏,大者直径1厘米,10枚重5-6克,200毫升至少有200枚。这么算来,当时的半夏半升(30克),假设一枚生鲜半夏的药效等同于一枚干品,今天只要用8-10克。

半夏一升,厚朴三两,茯苓四两,生姜五两,干苏叶二两。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四升。分温四服,日三夜一服。

acic:半夏二十铢=半升,即120铢=1升,又1两=24铢,所以120铢除以24铢=5两。

妇人咽中如有炙脔。

青木青木:舌边白涎连成线,就是半夏线。

姜半夏或法半夏25g,茯苓20g,厚朴15g,干苏叶10g,生姜25g。以水700mL,煮取汤液300mL,分3~4次温服。汤液呈淡褐色,稍辛辣。通常采用服3天停2天的方法。

汤一笑:半夏、芋头之类的干品水浸后都会溶出大量的粘液。那么则无法证明秦汉时代汤剂中所用的半夏是生鲜品。

咽喉异物感,或口腔、鼻腔、胃肠道、皮肤等躯体有异常感觉者。

看了一些资料,半夏毒性问题近些年才有大的突破。半夏主要刺激性毒性成分是特殊结构的草酸钙针晶(特殊的针尖状末端、针晶表面有凹槽和倒刺)以及其附带的某些毒蛋白,应该还有一些其他次要毒性成分,半夏毒性反应为机械刺激与化学刺激的双重作用。这个目前已经比较公认。破坏草酸钙针晶的有效方法是强酸碱浸泡(如10%的盐酸浸泡一夜,草酸钙针晶被锈蚀或溶解),传统的矾制、石灰水制属于这类方法,可以破坏草酸钙针晶。一般的水加热方法是没用的。因为草酸钙是水中溶解度最小的钙盐,水中的溶解度是0.00067
g/100 ml (20
°C)。草酸钙针晶极难溶于水和醋酸。参见钟凌云《半夏刺激性毒性成分、炮制减毒机理及工艺研究》《南京中医药大学》
2007年 。

形体中等,营养状况较好,毛发浓密,肤色滋润或油腻,眨眼频繁,表情丰富,常眉头紧皱;话语滔滔不绝,表述细腻怪异夸张,不断地诉说躯体的不适感和异样感,咽喉常有异物感,或黏痰多;舌质无明显异常或舌尖有红点,或舌边见齿痕,舌苔多黏腻;多疑多虑,大多有较长的求诊史,女性多见;有精神刺激、情感波动、烦劳等诱因。

汤剂用生半夏之所以较安全,主要是因为半夏药材中草酸钙针晶难以进入汤液或进入较少,加热只是破坏了毒蛋白等成分,减毒了。半夏表皮一带具有较多的尖锐针晶,古典的剥皮洗滑法只不过是洗掉表面这些因剥皮释放出的草酸钙针晶及一些毒蛋白之类的东西,以防其进入汤液。有些作用。

以下病症符合上述人群特征者,可以考虑使用本方:

汤液中的草酸钙针晶太低也不会有刺激性。动物实验表明,生半夏中提取分离得到的纯草酸钙针晶制成混悬液,含量在0.5
%以下时基本不产生刺激性。半夏生品粉末27%混悬液即相当于含有纯草酸钙针晶0.5%。参见钟凌云、吴
皓*、张科卫、王倩如《半夏中草酸钙针晶的刺激作用研究》。

以咽喉异物感为特征的多种神经症,如梅核气、舌觉异常、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恐惧症、胃神经症、心脏神经症、神经性呕吐、神经性尿频、神经性皮炎、肠易激综合征、心因性勃起功能障碍等。

由于胃酸的主要成分是盐酸(浓度不高),所以从理论上来说,草酸钙针晶会被胃酸溶解,当然草酸钙不能是大量。

咽喉疾病,如咽炎、扁桃体炎、喉源性咳嗽、声带水肿。

……

以吞咽困难、呕吐、上腹胀为表现的疾病,如厌食症、化疗后呕吐、食管痉挛、急慢性胃炎、胃下垂、功能性消化不良等。

半夏散及汤

以胸闷咳嗽为表现的呼吸道疾病,如慢性支气管炎、哮喘、气胸、胸腔积液等。

原文:少阴病,咽中痛,半夏散及汤主之。《伤寒论》(313)

如无生姜,可用干姜10g替代。

原方:半夏,洗  桂枝,去皮  甘草,炙 
上三味,等分,各别捣筛已,合治之。白饮和,服方寸匕,日三服。若不能散服者,以水一升,煎七沸,内散两方寸匕,更煮三沸,下火令小冷,少少咽之。半夏有毒,不当散服。

腹胀、呕吐、恶心者,苏叶可用苏梗15g替代。

注:若上焦出血,合黄芩类方,若便秘,合大黄类方。李洪治:此方虽小但治咽痛、音哑、脖子肿而不痛或不肿而痛者,有妙效。尤以各种讲话多(教师、销售员、歌唱家等)引发音哑效著。治愈多人。比雾化吸入效果好。

焦虑失眠、腹胀满者,合栀子15g,枳壳15g,厚朴15g。

1、治咽喉诸疾,不论新久,咽或扁桃体红肿或化脓与否,发热与否,用半夏汤(受寒史、舌淡,凉药反剧)

胸闷、腹胀、四肢冷、便秘者,合四逆散。失眠、眩悸者,合温胆汤。

2、咽痛者不得息或水不得下(即急喉痹、走马喉风),皆速效。

适用本方者的病情易反复,情绪易波动,须配合心理疏导。

3、咽痛不肿之轻者,用甘草汤。大肿用桔梗汤。但不肿或涎缠咽中而不堪痛楚者,用半夏散及汤与苦酒汤(肿痛可用?)。

孕妇慎用。

4、开音专方(炎症、多语、用嗓多、外伤),排除虚证或肿瘤。经典主治咽部溃疡,咽喉病专方。凡急性咽炎、扁桃体炎、异物刺伤咽喉及食管、声带水肿,不拘患处是否化脓,但有声哑或失音。(苦酒汤~“少阴病,咽中伤,生疮,不能语言,声不出者,主之”~半夏米醋煎汤沏蛋清,徐徐含咽)。

肾功能不全者慎用。

5、冬时中寒,咽喉肿痛者。冬时发热恶寒者。上焦虚热,喉头糜烂,痛不可堪,欲食不能下咽,(喉头结核?)甘桔汤及诸治咽痛药不效,此方辄效。(桂枝治咽痛之效,合半夏之辛辣,甘草之和缓,甚效尤捷)。

6、一般医生治咽痛,用玄参、生地等甘寒药。此方视为大禁则效果平平。仲景不欺也。

7、临证见心下痞痛,或呕或吐或喛气或呃逆者,唇舌淡、口淡、畏凉食,单用半夏汤不加减有佳效。

吴某,男,六岁 
2015年10月21日,音哑一天,咽喉不适,但疼痛轻。既往扁桃体增生肿大史,交替服用扁桃体方与柴胡清肝散痊愈。检查:扁桃体I度肿大,表面光滑无充血,咽喉略充血,体瘦。薄白苔。处方:半夏散及汤,清水半夏 
桂枝
甘草各等量粗碎(因难粉碎),给予一小撮,嘱分两顿煎服。每次开锅后煎十分钟。2015年10月22日今晚复诊,咽清哑止。

医案:

扶正:近有一患者因喉痛在我处买加劲穿心莲和白云山阿莫西林服用后痛有好转,但声音嘶哑又买同仁堂清音丸吃不效,我建议吃几付中药试试,其人偏瘦肤白,眼圆小,考虑其偏瘦肤白有桂枝体质,眼圆小有黄师十大类方的半夏体质,想起黄师经方一百首里的半夏散及汤刚好方证相应,就抓了三付药,桂枝15法半夏15炙甘草15煲一次分二次喝,该患者几天后回来说吃药后第一天就舒服了好多,吃完三天药声音就不嘶哑了。

咖啡猫猫:周某,女性,45岁,教师。夙有慢性咽炎,经常咽痛,每次发病服用罗红霉素有效。此次咽痛已月余,换服数种抗生素均无效,要求服中药治疗。其人体型矮胖,有习惯性便秘病史。咽喉暗红微肿,舌淡胖苔薄。予半夏散及汤。制半夏10克,桂枝10克,生甘草10克,三剂。嘱煎汤后不拘时当茶饮用。近期患者因他病来诊,诉咽痛至今已大半年未发。本案用半夏散及汤考虑患者服中药前屡服抗生素,易伤阳气,且无口干口苦等热证表现。也不似精神萎靡,恶寒明显之麻黄附子细辛汤证。

黄煌:今天,我收到有位女士的来信,说最近她的咽喉炎又犯了,咽喉干痛、发痒,有不少粘痰。她问我去年给她开的方子不知能否服用?桔梗10克、生甘草20克、玄参30克、麦冬50克、制半夏10克。水煎,日分三次服。她是我老家的熟人,年近五十,白瘦,可能是过度操劳,这些年明显憔悴了。去年秋天她干咳近月,咽喉痒痛干燥,症状严重,服用抗生素等无效,后来我用短信给她开方,后来也没有联系。我问她去年那方服用了没有?她说:服用的,效果很好。这张方是专治咽喉干痛的。方中的桔梗、甘草是《伤寒论》桔梗汤,主治咽痛。半夏也主咽痛,半夏散、半夏厚朴汤、麦门冬汤等治疗咽喉疾病的方中均有半夏。特别是麦门冬汤,其中大量麦冬配半夏、甘草、人参主治“咽喉不利,大气上逆”,这与徐女士的情况差不多。玄参不见仲景方,但后世外科喉科及温病家屡用,是喉科的要药,清代郑梅涧《重楼玉钥》银锁匙一方,用玄参、天花粉研末调服,治疗喉风心烦,口干作渴。后世有玄麦甘桔汤一方,专治咽喉痛。均不离玄参。所以,我治疗咽喉干痛,见麦门冬汤证,多用玄参替代人参。去年给这位女士的这张方,用量较大,尤其是甘草。正常情况下,服用甘草常觉咽喉有甜腻感,但咽喉干痛者使用,到会感舒服和滋润。同样的现象,还见于生半夏、生姜等,有咽喉刺激作用的药物,又能治疗咽喉疼痛,这种现象,是很有意思的。

……

苦酒汤

原文:少阴病, 咽中伤,生疮,不能语言,声不出者,苦酒汤主之。(312)

原方:半夏 洗
破如枣核十四枚,鸡子一枚去黄,内上苦酒,着鸡子壳中。上两味,纳半夏,着苦酒中,以鸡子壳着刀环中,安火上,令三沸,去滓,少少含咽之,不瘥,更作三剂。

医案:

fangzy:2015年 我父亲
声哑,说话很费劲,到西医检查,诊断为声带息肉,要动手术。打电话给我,我看症状跟伤寒论的“苦酒汤”症状“咽中伤,生疮,不能语言,声音不出”很像。查网上资料,有苦酒汤治疗声带息肉的案例,我就让他试试苦酒汤。

具体方法:姜半夏15克 煎煮得大半碗 倒入白醋20ml左右 凉凉 再倒入一个鸡蛋清
慢慢吞服。5剂后感觉好很多,10剂彻底好啦,到医院检查声带息肉没了,太神奇。这方法还治疗过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一个亲戚)的声带息肉,也治好了。就两例。第一次试用经方感觉太神奇了。

……

生姜半夏汤

原文:病人胸中似喘不喘,似呕不呕,似哕不哕,彻心中愦愦然无奈者,生姜半夏汤主之。《金匮要略·呕吐哕下利病脉证治第十七》

原方:半夏半升  生姜汁 一升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半夏,取二升,内生姜汁,煮取一升半,小冷,分四服,日三,夜一服,止,停后服。

……

小半夏汤

原文:1.呕家本渴,渴者为欲解,今反不渴,心下有支饮故也,小半夏汤主之。《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第十二》

2.黄疸病小便色不变,欲自利,腹满而喘,不可除热,热除必哕。哕者,小半夏汤主之。《金匮要略·黄疸病脉证并治第十五》

3.诸呕吐,谷不得下者,小半夏汤主之。《金匮要略·呕吐哕下利病脉证治第十七》

原文:半夏 一升  生姜半斤  上二味,以水七升,煮取一升半,分温再服。

注:呕多耗津液,呕家呕多,当渴欲求水,反不渴,因有支饮。

医案:

李跃海:笔者于今年4月初治疗一45岁的中年男子,偏瘦,苦于恶心呕吐近半年,当饮食不合胃口或看到不洁东西时即感恶心,甚则呕吐,其人口不苦不干,二便调,视其舌淡嫩,苔白而润,阴症已明,经云“诸呕,谷不得下者,小半夏汤主之”,原文重用半夏为一升,故处以姜半夏30g,生姜5片,三剂诸症消,时隔一月相见,云未再复发。

昨日朋友之女来诊,年7岁,呕吐3次,患儿因于在外吃凉皮后出现呕吐,服西药吗丁啉也吐,无奈而询余是否补液,患儿除恶心呕吐外余无所苦,体瘦腹无压痛,视其舌红苔中心白厚而水滑,乃太阴寒饮。《金匮要略.呕吐哕下利病》第12条:诸呕吐,谷不得下者,小半夏汤主之。余告之曰:此乃小恙,何须大题小作,我开一小方必能一剂而痊,服友欣然,处以姜半夏15克
生姜5片。约三小时左右,朋友来电说又吐了四次,吃啥吐啥,连喝水也吐,药已煎好不敢给她喝,担心喝了就吐。我说:无碍,若对证之方喝下不但不吐,胃中还会感到舒适,并嘱其缓缓与之。今晨相遇问及此事,患儿将药服完再也未吐,后喝了点稀饭未出现任何不适,今日已活泼如常。

日月:宋某,男,43岁,2013年5月4日诊,5月3日,吃三天前所剩蒸蟹半只(冰箱冷藏),上半夜大吐、大泻十余次,120急诊,按“急性胃肠炎”输液至凌晨4点多,泻下止,呕吐势减,4日上午来诊。自述通身乏力,头晕目眩,时时欲吐,候诊期间晃晃悠悠地冲到洗手间呕吐两次,所吐之物为酸苦黄水,呕吐时感觉胃脘、心胸、喉部窘迫翻腾,有“一股劲”从心窝直逼喉咙,似要把胃翻出来一样,伴有心慌意乱、头晕眼花、汗出身乏,吐后则诸症渐渐平稳。自发病以来,饮食未进,口干不甚,腹胀不明显,小便黄少。患者167cm/55kg,面色黄暗,目无精彩,按压胃脘及脐周时有欲吐感,舌淡红,苔白苔厚而润,脉沉。处方:苓桂术甘汤合小半夏汤,桂枝10茯苓30白术15甘草3姜半夏15生姜30。予三剂。今日随访:服一剂后,病愈。把所剩两包药分给两位同食蒸蟹、呕吐不止、尚在输液者,均服完病愈。

……

小半夏加茯苓汤

原文:1.卒呕吐,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小半夏加茯苓汤主之。《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第十二》

2.先渴后呕,为水停心下,此属饮家,小半夏加茯苓汤主之。《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第十二》

原方:半夏 一升  生姜半斤  茯苓三两(一法四两) 
上三味,以水七升,煮取一升五合,分温再服。

注:

经方循证情报速递:后鼻漏综合征(postnasal drip
syndrome,PNDs)是指因变态反应性鼻-鼻窦炎性分泌物流向鼻咽部,从而引起慢性咳嗽及咽异物感等症状,是引起慢性咳嗽的主要原因之一。2011年第6期日本东洋医学杂志刊登了一项临床研究,给15例后鼻漏患者服用小半夏加茯苓汤,10例取效,5例无效。通过有效例和无效例的四诊特点对比,研究小半夏加茯苓汤治疗后鼻漏的适应征。有效例表现为清水涕和心下振水音。无效例表现为浓稠涕,无振水音。可以认为,这两点是小半夏加茯苓汤治疗后鼻漏的辨证要点。所有病例均无小半夏加茯苓汤传统认为主治的恶心呕吐症状。比较有效案例和无效案例后发现,水样的鼻后漏有振水音的情况小半夏茯苓汤有效,而另一方面,虽然不是绝对,鼻涕黏着的情况下应该考虑其他方剂。

一般会认为鼻腔是呼吸器官,但是从胚胎学的角度考虑的话,鼻是由外胚叶的皮肤下陷形成的凹坑和内胚叶的消化管(口腔底隆起)以1:2的比例共同组成的。也就是说鼻腔的2/3和胃等器官一样原本就是消化系统的,使用能够祛除消化系统的水毒的小半夏加茯苓汤治疗鼻的相关疾病是不难理解的。

医案:

李跃海:女,81岁,有糖尿病,陈旧性下壁心肌梗塞病史,患者以恶心,呕吐一天入院,患者是我的老病人,曾经三次均是因呕吐不能进食水而用小半夏汤治愈,记得第一次患者因严重呕吐初服吴茱萸汤无效,后改为小半夏汤而迅速治愈,此次病情:患者自昨日开始呕吐,不能进任何饮食,不能闻到任何食物气味,前面呕吐食物,后吐黄色粘液,今日已无物可吐,伴有起则头眩,无口干,无口苦,无咽干,形体偏瘦,面色灰黑,舌质偏淡偏大,苔雪白而润,处以小半夏加茯苓汤,半夏25克
生姜5片
茯苓20克,患者服用本方自感胃中舒适,且无恶心,呕吐感,一剂药后患者可以进少许稀饭,现已服完两剂,诸症若失。金匮要略:诸呕吐,谷不得下者,小半夏汤主之。有云:呕家本渴,渴者为欲解,今反不渴,心下有支饮故也,小半夏汤主之。反不渴排除里热引起的呕吐,说明是太阴水饮病所致的呕吐,本患者无口干,无口苦,无咽干,排除少阳病,阳明病的上热,结合患者面色灰黑,舌质偏淡偏大,苔雪白而润,故当为太阴水饮证的呕吐,符合小半夏汤的方证特点,患者有起则头眩,故加茯苓,金匮要略:卒呕吐,心下痞,肠间有水,眩悸者,小半夏加茯苓汤主之。

笔者一年前曾以小半夏加茯苓汤治愈一个众医束手无策,年逾80的老太太,2014年3月份左右,老人因呕吐伴眩晕10小时而住院治疗,老人并无明显诱因,晚上突发呕吐胃内容物,不能进任何食水,入口既吐,并伴有眩晕,稍一改变体位则翻江倒海,天旋地转,呕吐加重。老人形体消瘦,加之有糖尿病病史10余年,一直依赖胰岛素来控制血糖,故诸医都很紧张,如果一旦出现什么并发症,是很可怕的,当即完善头颅CT,血常规,肾功能,电解质,血糖,心肌酶,心电图等检查,但未见明显异常,只能勉强的诊断为“呕吐原因待查”,给予“对症处理”,诸症不减,诸医失措,而推于中医,加之患者家属也笃信中医,故要求一试。于是邀余会诊,余视其面色黧黑而少光泽,人虽消瘦却无神萎,更令人难以忘怀的是那一双烔然明亮的大眼睛及满布舌面的雪白而湿润的舌苔,询知其并无口干口苦,当即断为阴证,寒证,脑海里立马砰出经方吴茱萸汤,原方急煎,熟料老人入口即吐,诸症不减,知药不对症,忽忆金匮有云:“卒呕吐,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小半夏加茯苓汤主之”,处以原方,其中姜半夏30克,一口药液下肚,老人自感胃中如有一股暖流,温和而舒适且并末吐出,知方证已对,嘱其慢慢频服,老人将剩下的药液全部喝完,恶心呕吐消失,安睡了1小时左右,什么症状都没有了,喝了点稀饭,无有不适,由此而病愈。虽已治愈,但两方证仍在模棱之中,两方兼可治疗里阴证之呕吐,眩晕,何以辨之?一直困惑着我。笔者有幸拜于恩师黄煌教授门下,虽未深入黄师学术之门庭,但能窥其学术之奥妙,我的迷团在黄师的学术中终于解开了,那一双烔然明亮的大眼睛不正是半夏眼睛吗?那满布舌面的雪白而湿润的舌苔不正是半夏舌吗?此患者就是半夏体质,可见体质学说就像一枚指南针,当在难以取舍之时,她可以给你指定一个正确的方向。中医辨证是一门很细腻的技术,尤其方证的鉴别上,往往差之豪厘,则谬之千里,故“中医之妙,妙在方证之应用,中医之难,难在方证之鉴别”。

雨天:一老年妇女,体形消瘦,面白,患神经性呕吐,吃一碗吐半碗,烧心吐酸。脉浮缓而软,舌淡胖苔薄白,二便正,诸降逆止呕药乏效。按体质属黄师说桂枝体质,遂用桂枝汤加小半夏加茯苓汤去大枣加左金,不料三付即止。医圣‘喘家,呕家,酒客,尊荣人’的特定体质确实能够指导临床用药。

咖啡猫猫:某,男,42岁,2009-09-07初诊。体匀瘦,大眼,双眼皮,面色晦滞。三年前脑外伤史,遗留头痛,每天头部胀痛伴有晕,往往晨起痛醒,饮酒后加重。刷牙有恶心,睡眠可。舌胖大,苔薄,脉滑。处方:

制半夏60克,茯苓60克,干姜15克。五贴。

复诊:头痛程度减轻。患者嫌药少,要求增加药味取得速效。上方合用半夏白术天麻汤。处方:制半夏60克,茯苓60克,干姜15克,天麻15克,白术30克,陈皮20克,川芎15克,生甘草5克,大枣20克。五贴。复诊:患者头痛加重,认为效果没有第一张方子好。仍用小半夏加茯苓汤原方。5贴。复诊:头痛明显好转,晨起没有痛醒,头不晕,刷牙恶心消失,原方继服。体会:该例头痛首先想到的方子有小半夏加茯苓汤和五苓散。患者大眼,双眼皮,痛而晕,刷牙恶心,符合半夏体质,故用小半夏加茯苓汤有效。值得注意的是,加了天麻,白术,陈皮,川芎等药后反而效果不佳,经方的严谨可见一般。

……

大半夏汤

原文:胃反呕吐者,大半夏汤主之。《金匮要略·呕吐哕下利病脉证治第十七》

原方:半夏 二升,洗,完用  人参三两  白蜜一升   
上三味,以水一斗二升,和蜜,扬之二百四十遍,煮取二升半,温服一升,余分再服。

医案:

黄煌:Z老,某部队歌舞团老团长,虽已经八十开外,身体尚健。今年三月他突发胰腺炎,五月再发,住院后发现有胆管结石,内窥镜下手术取石失败,只得装支架而作罢。几次大病并禁食,再加连续使用抗生素,老人体重大减,食欲全无,而且不能进食,食入即吐,每天靠输液度日,人日渐枯槁。我一周前去会诊。其人神情默默,气馁声低,其腹扁平而无弹性,其舌光无苔如猪肝,其脉弱无力。我认定是胃反病,肠内液枯,胃虚失降,是大半夏汤方证无疑。处方:生晒参10克、党参30克、姜半夏15克,蜂蜜250克,嘱咐药房技师煎药前将蜂蜜与水充分混合均匀后入煎。并嘱咐病家服药时少量缓缓咽下。下午开方,晚上药送到。初服60毫升,觉汤液可口,并无不适,继而服完150毫升。一夜好睡。翌日按时服药,竟然一天不吐,后逐日开胃进米粥、烂面条等,因缺钾,吃苹果香蕉泥等也十分香甜可口。持续近月的食入即吐现象由此消失。

大半夏汤是古代治疗胃反病的专方。首见于《金匮要略》,药仅三味,
“半夏二升,人参三两,白蜜一升,以水一斗二升,和蜜扬之二百四十遍,煮药取升半。温服一升,余分再服”。《金匮要略》谓治“胃反呕吐者”。《千金方》说本方主治“胃反不受食,食入即吐者”
。“胃反”是古代病名,以“朝食暮吐,暮食朝吐,宿谷不化”(《金匮要略》十七)为特征。张仲景时代恐是一日两餐,分在朝暮两个时段。朝暮到两餐之间隔大约为6-10小时,而暮食到朝食之间隔则要更长。“宿谷不化”提示胃的腐熟机能下降和排空障碍。总而言之,反胃病是一种比较严重的消化功能障碍,现代临床上抗生素呕吐、幽门梗阻、神经性呕吐、贲门失弛缓症、放化疗后胃肠道反应、妊娠呕吐等可以见到。

不过,这种胃反,多见于体质虚弱消耗明显的病人。或反复呕吐,或长期禁食,或屡用苦寒攻下药物,体内津液丢失殆尽。病人大多消瘦枯槁,或舌光无苔,或大便干结难出,或气短乏力。也就是说,虚人久吐,才用大半夏汤。为什么呢?我们可以看看大半夏汤的组成。方中的半夏是止呕要药,张仲景方中凡用半夏者,大多都有呕吐。人参补气液,张仲景多用于大汗大吐大下之后体液不足者,尤其适用于“心下痞硬”“不受食”者。所谓的心下痞,是上腹部不舒服;而硬,是腹肌无弹性,消瘦者多见。《外台秘要》关于大半夏汤方证的表述很清晰:“治呕而心下痞硬者”。白蜜,即蜂蜜,能“缓药势,益脾气”(《经方例释》)。张仲景是用蜂蜜的高手。《伤寒论》蜜煎导一方,单用蜂蜜熬制成饴状,外用治大便干结;还有猪肤汤一方,用白蜜与猪皮米粉熬制成羹,治阴虚咽痛。另外,陶弘景说蜂蜜能主“食饮不下”(《本草经集注》,民间也有用蜂蜜冲服治老年便结的生活常识。这些经验,都为大半夏汤用蜂蜜注解,对于瘦弱之人的胃肠道功能减退,特别是便秘干结不食者,蜂蜜不可或缺。程门雪先生说得好:“近人以半夏性燥,每多忌用,殊不知半夏得参蜜,则不燥而专行降逆之功”。可见,大半夏汤是一首润燥养胃的止呕方。

与大半夏汤相近的是小半夏汤,药用半夏、生姜两味药,也是止呕方。张仲景用于“诸呕吐,谷不得入”(《金匮要略》)。两方的区别在哪里?其一,小半夏汤以呕为主证,恶心感突出,而大半夏汤以吐为主证,通常吐之前没有恶心表现。其二,小半夏汤证是“谷不得下”,大半夏汤证是能进食,但消化障碍,被迫吐出。其三,小半夏汤证不食亦吐,甚者食不得下,而大半夏汤证食后则吐,不食则不吐。其四,大半夏汤腹证有心下痞硬,小半夏汤证至多心下痞,但不硬。

大半夏汤的煎服法特别。第一,需要久煎。一斗二升水加上一升白蜜,仅仅煎取一升半药液,可见煎煮的时间较长。第二,蜂蜜与水要充分混匀后煎药,“和蜜扬之二百四十遍”,其理何在?另据莫枚士先生考证,煎大半夏汤的水应该是泉水(《经方例释》)。其理又何在?我一时无法臆测。

……

半夏麻黄丸

原文:心下悸者,半夏麻黄丸主之。《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证治篇》

原方: 半夏麻黄等分 上二味,末之,炼蜜和丸小豆大,饮服三丸,日三服。

注:皇汉医学:心下悸者,未必以本方为主治也。东洞翁定义为治心下悸,喘而呕者。

……

半夏干姜散

原文:干呕,吐逆,吐涎沫,半夏干姜散主之。《金匮要略·呕吐哕下利病脉证治》

原方:半夏,干姜等分,上二味,杵为散,取方寸匕,浆水一升半,煮取七合,顿服之。

医案:

吾愿苍生福:患者是一位75岁的老人,因膀胱癌术后出院服用一种抗癌药(药名不详)后,每次饭后即出现严重呕吐。面色白晃,体虚乏力,纳食不香,体重减轻,心情极差。以上是其家属描述,我没见到过患者本人。问家属病人的舌苔是否有异常,答曰:不知道。大便正常,小便因改道,尿液清凉。因为考虑到住院手术后必定是输液治疗,引起胃寒饮停,遂以温胃化饮,降逆止呕之半夏干姜散,让其每次5克服用。另用吴茱萸,砂仁,丁香,柿蒂小量泡开水不定时饮用。一周后患者电话告知,前两天服散剂后还有少量呕吐,第三天开始就没有呕吐了,而且泡的药水也好喝了,吃饭也香了,人有精神了许多。还一个劲的说着感谢。听得出来,现在讲话的声音都洪亮了。

这个方子我还是第一次抱着试试的态度来用的。因为当时情况不明,加上医院里的医生都说手术很成功,其他的症状得慢慢来,对于呕吐似乎也束手无策。我也不方便介入用中医的办法来治疗。所以只是想用点简单的办法来试试。没想到效果还挺好。真是感谢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

……

干姜人参半夏丸

原文:妊娠呕吐不止,干姜人参半夏丸主之。《金匮要略·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第二十》

原方:干姜一两  人参一两  半夏二两 
上三味,末之,以生姜汁糊为丸,如梧子大,饮服十丸,日三服。

……

半夏厚朴汤

原文:妇人咽中如有炙脔,半夏厚朴汤主之。《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二》

原方:半夏 一升  厚朴三两  茯苓四两  生姜五两  干苏叶二两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四升,分温四服,日三,夜一服。

注:日月:小儿抽动秽语综合征,简称TS,是一种复杂的精神神经障碍。一般分运动性抽动和发声性抽动。

临床和患者交流时发现,多数患者诉说,往往先有局部的不适,如异物感,虫爬感等,而后引起眼睛的频眨、耸鼻、鼓腮、咧嘴、挺胸鼓腹、踮脚、搓手指(属运动性抽动);咽部的不适,引起嗓子的吭吭声、清喉声、嗯嗯声及秽语、重复语言、模仿语言等(属发声性抽动);甚者尚有混合抽动。西医治疗,多选氟哌啶醇、硫必利、氟西汀、奥氮平、可乐定等,但多因副反应较大,患者不能坚持。近一年来,我诊治TS患儿十余例,临床缓解较快(一周左右),远期效果理想且巩固(观察半年以上)。思路如下:基础方:黄煌教授《黄煌经方使用手册》“半夏厚朴汤”篇,有如下论述:、、、适用于以咽喉异物感乃至躯体感觉异常、、、。此论与TS临床表现非常相符,于是,采用此方为打底方。加减法:易激惹者,和栀子厚朴汤;睡时梦魇者,若半夏体质,合温胆汤,若柴胡体质,合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抽动重者,加荆芥、防风、天麻,或合黄煌教授之“止痉散”;病程长且反复难愈者,重用半夏。

医案:经方论坛“读中医经典”:患者女,63岁,近一周来上腹胀,呼吸时咽中不适,如有物梗,自感舌右侧硬,纳好,二便调。刻诊:脉沉弦,舌红,苔白腻。处方:半夏厚朴汤,制半夏15g茯苓15g苏叶15g苏梗15g厚朴15g生姜6片 
3剂。半年后来诊,诉当时药后诸证愈。近日腹胀又作来诊。师说:据胡希恕和汤本求真论说,以药测证,此方为小半夏加茯苓汤加厚朴苏叶,临床可见咽中如有炙脔,胸腹满,恶心呕吐,眩悸者。

经方论坛“郧阳中医”:赵某,女,
35岁,20120812,胸闷、胸骨中段窒痛,伴心烦睡眠不安,上腹微胀,呃逆,喉间有痰。胃镜提示慢性胃炎、食管炎。住院中西医综合治疗半月无效,临出院时就诊。予栀子豉汤合半夏厚朴汤三剂,带药出院,停用其他所有药物。药完复诊,胸闷胸痛减轻十之七八,继服六剂而安。两月后再发再用又安。

费维光:1974年4月巧日初诊,患者吕X,男,13岁。其舅父吴XX工程师为笔者之同事。在诊前吴言:其外甥生下时,脖子上就有一个先天性水瘤。8个月时做了切除手术,痊愈。不料,到了9岁时,此瘤又从脖子上长出,又去医院做了手术。谁知到了13岁,即今年,此瘤又从嗓子里长出。曾去医院做过检查,医生还是叫动手术。并说,此处的手术难度很大,不能保证生命安全。又说纵然动了手术,也难说今后此瘤不再发生。当时瘤子发展的情况是,吃东西时,须把脖子一伸方能咽下,感觉越来越严重了,全家为此优愁不安。吴向患者的全家说我单位有个费某擅长中医,叫他给看看如何?全家同意他的意见,于是带来就诊。患者的皮肤浅黑,瘦弱。诊之,脉、舌、二便皆无异常,惟有明显的胸胁苦满腹证,先与小柴胡汤5剂,令其一日一剂。方:柴胡18g
半夏15g 黄芬10g 党参10g甘草6g 大枣3枚切
生姜6片。再诊:1974年4月21日。服上方5剂后,其胸胁苦满已无。余又与半夏厚朴汤,令其一日一剂,连服10剂以试之。方:半夏15g
厚朴10g 获荃12g 紫苏叶10g
生姜8片。后知服10剂后,患者稍觉轻快。笔者令其舅父捎信不必再来,必须连续服药。后听其舅父言,连服40剂痊愈。在1985年笔者又遇其舅父,问其外甥如何?说是永未再犯,事隔己经11年了。他外甥愈后,全家人甚是喜悦。以后他的妻子、妹妹皆来治过妇科病。

本方又名四七汤或大四七汤。所谓梅核气,即咽喉中有异物感,咯之不出,咽之又不能下,多发生在妇女身上,男人甚少。据说男人患此症者,有变癌的可能。人人知道此方能治梅核气,但不知服药多少,方能痊愈。所以服上几剂,未见效果,就弃而不用。笔者治此症,一般服40剂左右痊愈。最少也有服6剂而痊愈者,也有服多剂后,自觉全身各种症状好转,自愿服至70剂以上者,可见此方之微妙。此外,笔者还用此方40剂,治愈一个咽中水瘤的少年患者

经方论坛“郭阳青”:患者女,38岁。2014-2-16初诊,患者1年前无明显诱因开始出现头痛,呈持续性胀痛,以前额明显,疼痛剧烈时有恶寒发热、恶心、呕吐胃内容物,伴嗳气、腹胀,伴心悸、眼胀,咽部异物感,有黄色粘痰,刷牙时恶心,睡眠欠佳,难入睡、梦多,心烦易怒,胃纳可,大便干结。无头部外伤史。既往额窦炎病史。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合半夏厚朴汤,3剂。2014-2-26二诊,药后无头痛。以往一停药、一吃辣椒就头痛,这几天停药后、吃辣椒也不痛。无心悸、眼胀,心烦易怒好转,仍有腹胀嗳气、咽部异物感。原方,5剂。

……

温胆汤《外台》

原文:疗大病后,虚烦不得眠,此胆寒故也。

原方:生姜四两、半夏二两(洗)、橘皮三两、竹茹二两、枳实二枚、甘草一两(炙)。

注:温小文:治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综合征。温胆汤虽非经方,但众医称赞,可补经方不足。

医案:经方论坛“逸人谷”医案:一妇,1965年6月生。8月6日来诊:近期时忽汗出,心悸不安,眠差,疲乏。将乘飞机度假,原有怕小空间(窄过道、地下室、小房间、汽车里、飞机舱内)2年余,现在恐惧加重,怕登机出行。人瘦,脸长稍偏黑。我也将度假5周,觉得像桂枝人,试用:桂枝汤合温胆汤去竹茹(估计药店无),枳实,陈皮
,茯苓,甘草,桂枝,白芍均10克,法夏5克,大枣5个,生姜30克,加党参20克,二剂。水1200毫升,煮取600毫升,150毫升,日二次温服。刚才电话回访,仍有些疲乏,眠稍欠佳,余症已去,度假登机乘车无碍。

经方论坛“zhangchenglin”医案:张某某,女,42岁。2014年1月12日初诊。主诉是心悸。自述心悸常常因劳累而引发,发病原因是因为20多年之前受惊吓而导致,一直持续现在,每因劳累发作,西医各项检查无异常。发作时常常憋气,言,如此会减轻或是缓解。平时时有睡眠多梦,醒而劳累。晕车严重,咽中时有痰。平素怕冷,四肢凉。舌红,苔腻。脉沉弱,无结代。因为患者属于半夏体质,加之体重偏胖,伴有睡眠多梦,再加上患者这种状况属于黄煌教授说的“创伤后应激综合症”的一种表现遂处方温胆汤。而叙述病情时说“憋气会使心悸,心跳减轻”像桂枝甘草汤证“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中的“欲得按者”所以桂枝甘草汤合方。拟方:姜半夏40g,茯苓20g,陈皮20g,竹茹10g,甘草10g,枳壳10g,干姜10g,大枣10g,桂枝12g。6剂服尽,心悸止。

经方论坛“小刀刀”医案:女,41岁,诉右足心热2
月余。近2个月每天晚上躺下睡觉时就觉右足心发热,余无不适。该女肤白滋润丰腴,时觉头部不清爽,舌淡苔白见两条白色粘液线。与温胆汤合半夏厚朴汤3剂。复诊诉自觉全身清爽,右足心热全消,再与温胆汤5剂隔天服。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