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水平如何 主要看辨证能力

摘要:西医看病,靠的是化验、影像学等检察手段,重视的是客观依据,往往忽略医生的主观能动作用;中医看病,靠的是望、闻、问、切四诊合参,重视的是医家的积极考察。

摘要:此案前医未识病源,未察出服药犯忌,故而无效。范氏用药并不稀奇,而能收效,当由细微小事中察出投药不效原因,可谓“至意深心”矣。

摘要:夏月发病,长期低热不退,他医曾用甘温除热法治之无效,往求范文甫诊治。范处以附子理中汤,家人告之已服此方多帖。范氏告曰:忌葱,并谓知犯戒否?原来范氏诊前见其桌上有葱烤鲫鱼一盆,询知乃病人平素嗜食之物。而葱与方中炙甘草之蜜相反。病人尊嘱用药果然热退病愈。

20世纪70年代,广西中医学院会诊一病例。患者是一老干部,发热40多天不退。用过各种抗生素,服过不少中药,体温始终不降。于是请全院名医会诊。就在大家聚精会神讨论病情的时候,林沛湘老中医注意重到一个细节:病人从暖瓶中倒了一杯水,马上就喝下去了。当时天气很热,喝些水是正常的。林老悄悄用手触摸了一下杯子,发现还在烫手。热天喝这样烫的水,说明体内大寒,仅此一点,病情就明白了。于是,林老力排众议,以少阴病阴寒内盛,格阳于外论治,处以四逆汤加味,药用附子、干姜、肉桂等药,一剂而体温大降,几剂后体温恢复正常。

因为正值暑期,又是月底,很多朋友在繁忙的同时身体就支撑不住了。比如小编就发烧了。所以,今天小编格外关注发烧的病案。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名老中医是怎么治的吧,大家也可以未雨绸缪,亡羊补牢,学习经验。

20世纪70年代,广西中医学院会诊一病例。患者是一老干部,发烧40多天不退。用过各种抗生素,服过不少中药,体温始终不降,于是林沛湘请全院的名医会诊。就在大家聚精会神讨论病情各抒己见的时候,林沛湘老中医注意重到一个细节:病人从暖瓶中倒了一杯水,马上就喝下去了。当时天气很热,喝些水是正常的。林老悄悄的用手触摸了一下杯子,发现还在烫手。热天喝这样烫的水,说明体内大寒,仅此一点,病情就明白了。于是,林老力排众议,以少阴病阴寒内盛、格阳于外论治,处以四逆汤加味,药用附子、干姜、肉桂等,一剂而体温大降,几剂后体温恢复正常。

细节决定成败

20世纪70年代,广西中医学院会诊一病例。患者是一老干部,发烧40多天不退。用过各种抗生素,服过不少中药,体温始终不降。于是请全院名医会诊。就在大家聚精会神讨论病情的时候,林沛湘老中医注意重到一个细节:病人从暖瓶中倒了一杯水,马上就喝下去了。当时天气很热,喝些水是正常的。林老悄悄用手触摸了一下杯子,发现还在烫手。热天喝这样烫的水,说明体内大寒,仅此一点,病情就明白了。于是,林老力排众议,以少阴病阴寒内盛,格阳于外论治,处以四逆汤加味,药用附子、干姜、肉桂等药,一剂而体温大降,几剂后体温恢复正常。

这个病例很说明问题。西医看病,靠的是化验、影像学等检查手段,重视的是客观依据,往往忽略医生的主观能动作用;中医看病,靠的是望、闻、问、切四诊合参,重视的是病人的主观感觉和医家的积极思索,这需要医家细致观察,用心体会。

西医看病,靠的是化验、影像学等检察手段,重视的是客观依据,往往忽略医生的主观能动作用;中医看病,靠的是望、闻、问、切四诊合参,重视的是医家的积极考察。孙思邈曰:省病诊疾,至意深心,详察形候,纤毫勿失,处判针药,无得参差。这里,至意深心,详察形候,纤毫勿失三句话,提出了医家诊察疾病的标准,即用心至意深心;全面详察形候;仔细纤毫勿失。上案林老中医正是注意到病人虽然发烧却喜饮热水这一细节,才断定此案乃是阴寒内盛,格阳于外引起,看到真寒假热的本质,用四逆汤本属的对之方,故而应手取效。林老的高明之处,靠的就是细心,细节决定成败。

按:西医看病,靠的是化验、影像学等检察手段,重视的是客观依据,往往忽略医生的主观能动作用;中医看病,靠的是望、闻、问、切四诊合参,重视的是医家的积极考察。孙思邈曰:省病诊疾,至意深心,详察形候,纤毫勿失,处判针药,无得参差。这里,至意深心,详察形候,纤毫勿失三句话,提出了医家诊察疾病的标准,即用心至意深心;全面详察形候;仔细纤毫勿失。上案林老中医正是注意到病人虽然发烧却喜饮热水这一细节,才断定此案乃是阴寒内盛,格阳于外引起,看到真寒假热的本质,用四逆汤本属的对之方,故而应手取效。林老的高明之处,靠的就是细心,细节决定成败。

正如孙思邈所言:省病诊疾,至意深心,详察形候,纤毫勿失,处判针药,无得参差。虽曰病宜速效,要须临事不惑,唯当审谛覃思(审慎分析,深入思考)。这里,至意深心,详察形候,纤毫勿失三句话,提出了医家诊察疾病的高标准高要求,即:用心至意深心;全面详察形候;仔细纤毫勿失。

在认证识病方面动脑筋

一般而论,行医之难不在于治病,而在于认证识病。病证认对,病机找准,用药一般都不致于出格。名医能治好常医治不好的病,不见得用药有多独特,主要还是在识证认病方面能动脑筋,肯下功夫。这个功夫,无非就是孙思邈所提倡的用心、全面、细致而已。著名医家张孝骞院士说过:诊断疾病的工作,就是侦探破案工作,哪怕一点小线索也不能丢失。看来即使西医也强调精细诊察的原则。

上案中,林沛湘老中医正是注意到病人虽然发烧却喜饮热水这一细节,才断定此案乃是阴寒内盛,格阳于外引起,透过现象,看到真寒假热的病机本质,用四逆汤本属的对之方,故而应手取效。四逆汤乃温阳救逆第一方,一般谁都会用。但本案中,其他人都没看出来该用,这就是林老中医的高明之处,而他靠的就是细心。

一般而论,行医之难不在于治病,而在于认证识病。病证认对,病机找准,用药一般都不致于出格。名医能治好常医治不好的病,不见得用药有多独特,主要还是在识证认病方面能动脑筋,肯下工夫。这个工夫,无非就是孙思邈所提倡的用心、全面、细致而已。著名医家张孝骞院士说过:诊断疾病的工作,就是侦探破案工作,哪怕一点小线索也不能丢失。看来即使西医也强调精细诊察的原则。

晋杨泉指出:贯幽达微,不失细小,如此乃谓良医。使果能洞能浊,知几知微,此而曰医。都是说诊病察证要注重细节。南京名医干祖望老先生说:看病要吹毛求疵,尽量找一些不受人们注意的小小变异之处,加以特别重视。那些细碎琐事,平时不加注意的那些不起眼的变化,顺藤摸瓜,会发现出很大的事来。诚如佛家所谓的须弥小事。

一般而论,行医之难,不在于治病,而在于认证识病。病证认对,病机找准,用药就不至于出格。名医能治好常医治不好的病,不见得用药有多独特新颖,主要还是在识证认病方面能动脑筋,肯下功夫。这个功夫,无非就是孙思邈所提倡的用心、全面、细致而已。换句话说,名医之所以为名医,能治疑难病,可能就在于在诊病识证上多下了一些精细功夫。

晋杨泉指出:贯幽达微,不失细小,如此乃谓良医。使果能洞能浊,知几知微,此而曰医。都是说诊病察证要注重细节。南京名医干祖望老先生说:看病要吹毛求疵,尽量找一些不受人们注意的小小变异之处,加以特别重视。那些细碎琐事,平时不加注意的那些不起眼的变化,顺藤摸瓜,会发现出很大的事来。诚如佛家所谓的须弥小事。

诚然,若要贯幽达微,知几知微,则必须博学精思,所谓学不博无以通其变,思不精无以烛其微是也。

南京名医干祖望老先生对此很重视,他说:看病要吹毛求疵,尽量找一些不受人们注意的小小变异之处,加以特别重视。那些细碎琐事,平时不加注意的那些不起眼的变化,顺藤摸瓜,会发现出很大的事来,诚如佛家所谓的须弥小事。著名医家张孝骞院士也说过:诊断疾病的工作,就是侦探破案工作,哪怕一点小线索也不能丢失。看来既使西医也强调精细诊察的原则。

诚然,若要贯幽达微,知几知微,则必须博学精思,所谓学不博无以通其变,思不精无以烛其微是也。

下面列举两则案例,看看精细辨证的理念,被医家们发挥得何等出色。

下面列举一些案例,看看用心精细辨证的理念,被名医们发挥得何等出色。

下面列举一个案例,看看精细辨证的理念,被医家们发挥得何等出色。

1.见葱而知犯药忌

汤御龙,清代乌程县名医,治病能匠心别具,独出心裁。昔月有二人凌晨争吵,互相拉扯到一起,其中一人忽僵卧不醒,急请汤御龙诊之。测其胸前尚温。询之,并未殴斗。后勘其脉,沉思良久,急取川椒、使君肉煎汤灌之,须臾而醒,下蛔虫一升许乃愈。询其故,曰:视其身体无一处伤痕,且亦确未殴斗,脉亦并无死象,而面色发青,形体羸瘦,故断为虫积发作,促成厥逆。幸而未脱,故得愈之。

缸盖信石知病因

慈城冯某,素患痰饮之疾。夏月发病,长期低热不退,他医曾用甘温除热法治之无效。往求范文甫诊治。范处以附子理中汤,家人告之已服此方多帖。范氏告曰:忌葱,并谓知犯戒否?原来范氏诊前见其桌上有葱烤鲫鱼一盆,询知乃病人平素嗜食之物。而葱与方中炙甘草之蜜相反。病人尊嘱用药果然热退病愈。

按:争吵拉扯之中,忽然仆倒,无非斗殴,抑或气厥,但汤医沉思良久,均予排除。望闻问切,四诊合参,可谓详察形候矣。审视面色发青,形体羸瘦,确为肝病之色,辨得蛔厥之症,投药取效自在情理当中。

范文甫诊病处处留心,常能从细枝末节中察出病源。有一病家全家人均患皮疹,他医用硫黄等治之更加严重。范氏至其家,见其水缸盖上放有许多晒制信石,因问:合家吃此水乎?答曰:不差。由此认定系信石之毒所致。唯有防风可解,令从皮肤外达。遂以单味防风煎服,果然得愈。

按:此案前医未识病源,未察出服药犯忌,故而无效。范氏用药并不稀奇,而能收效,当由细微小事中察出投药不效原因,可谓至意深心矣。

宁波名医范文甫(18701936)诊病处处留心,常能从细枝末节中察出病源。有一病家全家人均患皮疹,他医用硫磺等治之更甚。范至其家,见其水缸盖上放有许多晒制信石,因问:合家吃此水乎?答曰:不差。由此认定系信石之毒所致。唯有防风可解,令从皮肤外达。遂以单味防风煎服,果然得愈。

按:范氏能治好他医未能治愈之病,用方并不稀奇,关键在于用心体察症结,找出被忽略的细节,所谓能洞能浊,知几知微,树立了大医风范。

2.假热真寒细问症

又慈城冯某,素患痰饮之疾。夏月发病,长期低热不退,他医曾用甘温除热法治之无效,往求范文甫诊治。范处以附子理中汤,家人告之已服此方多帖。范氏告曰:忌葱,并谓知犯戒否?原来范氏诊前见其桌上有葱烤鲫鱼一盆,询知乃病人平素嗜食之物。而葱与方中炙甘草之蜜相反。病人尊嘱用药果然热退病愈。

王镇,清时华亭县名医,精岐黄之术,擅治伤寒。时有北郊汤某,盛暑之际壮热九昼夜,病势危殆。诸医争以黄连石膏等寒凉药物投之,发热反而更甚,乃延王镇诊治。王问病者思饮否?曰思饮甚。问思饮凉水还是思饮热水?曰很想饮热水。遂主以干姜附子等热药定方,一剂热退,不数日而瘥。盖此证乃假热真寒也。

按:此二案例,前者医生未识病源,后者未察服药犯忌,故而无效。范氏用药均不稀奇,而能收效,皆由细微小事中察出病源或投药不效原因,可谓至意深心矣。

按:此案辨证眼目有两点,一、以黄连、石膏等凉药投之,发热反而更甚,可知并非热证。二、虽然渴饮,但很想饮热水,说明腹有寒象存在,借助热水以温之,据此判断为假热真寒之证,与本文开头所引林沛湘老中医会诊发烧40多天不退病例有相似之处。

曾经担任周恩来总理保健医的高辉远曾治疗一高烧病人,男,23岁。暑季发热已4天,体温394℃,身大热,汗大出,口渴,脉洪大,一派阳明大热之象。此前某医投以白虎汤,自以为必效。可是连服二剂仍旧高热不退。高辉远临诊细察,见患者舌中心有白腻苔如拇指大,又诉胸闷,投以苍术白虎汤,两剂热退病愈。原来舌中心拇指大白腻苔,提示热中夹湿,湿阻中焦,白虎汤用治高热多有良效,应对夹湿兼症,则不敷于用。治应清热同时兼予燥湿,仅于白虎汤中加一味苍术,而取佳效。

按:前医自期必效之方,用之却无效,高辉远仅于前方添加一药,竟收全功,二者就差在观察细致与否。舌中一点白腻苔,确属纤毫之迹,留心与否,即见名医、常医高下之分。

晋杨泉《物理论医论》指出:贯幽达微,不失细小,如此乃谓良医。虽然说的是对医理的掌握要精细入微,实际上也包括诊病察证要贯幽达微,不失细小,不如此不能为良医。明代名医张景岳说:医有慧眼,眼在局外;医有慧心,心在兆前。如果能洞能烛,知几知微,此而曰医。当然,要做到具有慧眼慧心,知几知微,必须博学精思,前贤所谓学不博无以通其变,思不精无以烛其微是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