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八法抗肿瘤

摘要:肾藏精,为人体先天之本,脾主运化,乃后天之本,先后天相互促进、滋养、补充。癌症发展是一个渐进过程,日久多有脾肾受损

图片 1

扶阳思想在结直肠癌根治术后应用探讨结直肠癌在世界范围内为常见的恶性肿瘤之
一,发病率在男性和女性中分别位居第 3 位和第 2 位,死亡率分别居于第 5
位、第 4 位 [1 ] 。近年来, 我国发病率有逐渐上升的趋势 [2 ]
。目前结直肠癌 治疗通常采用根治术配合放化疗的综合治疗手段
提高患者的根治率,但影响结直肠癌根治术后生
存率的重要原因是的转移和复发,降低术后的转
移复发成为热门研究的方向。扶阳学派源远流长,是中医各学派的一分支,
拥有一套成熟的理论和实践体系,其核心就是重
视阳气,推崇阳气,力主阳主阴从,更是将仲景
六经学说中重视顾护阳气的思想发挥得登峰造极、
淋漓尽致。为继承和发扬扶阳思想,以及为结直
肠癌根治术后提供一种新方法,现就扶阳法在结 直肠癌根治术后应用探讨:1
扶阳思想扶阳学派起源于四川,萌芽于东汉张仲景的 《伤寒杂病论》
,经过宋、元、明、清朝等诸多医
家的探索和创新,至清代由四川著名医家郑钦安
发展形成成熟的理论体系。郑钦安在 《医理真 传·自序》开篇即云 :
“医学一途,不难于用药, 而难于识证。亦不难于识证,而难于别阴阳” 。终
其一生临床实践应用中均以阴阳立论,特别重视
真气和元阳,善用附子、干姜等治疗多种疑难杂 证,被后世誉为
“火神派”的开山鼻祖。他根据 《内经》 “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
彰” ,认为人身一团血肉之躯,阴也。生命不息全
赖一团真气、的运动。而真气之所以能生化不息, 又有赖于元阳的蒸腾。盖
“真阳乃人立命之根, 生化之源,万物活动之根抵” ,生命 “有形之躯
壳,皆是一团死机,全赖阳气这一团真气运用于 中,而死机遂转成生机”
。并指出了 “阳者阴之主 也,阳气流通,阴气无滞” 。后由卢铸之、卢永
定、卢崇汉、李可等人继承发展,在心衰、特发 性肺间质纤维化、中风、肿瘤等
30 余种西医病名 的急危重症和疑难杂症取得了一定疗效。综其核
心思想是主阳主阴从。2 病因病机从结直肠癌的发病过程看,当属中医 “肠覃”
“癥瘕 ” “积聚”等范畴,基本病机为本虚标实。
本虚为五脏气血阴阳虚损,标实则与湿、浊、瘀、
毒等邪相关。从扶阳角度认为其病机是阳虚阴邪 实,正如
《素问·生气通天论》曰 “凡阴阳之要, 阳密乃固 ” , “阳密”则邪不得犯,而
“阳疏”则 百邪所趋 。 《素问遗篇·刺法论》曰 “正气内存, 邪不可干”
,指人体正气充盛则外邪无法侵袭致 病,若正气亏虚则百病生 。
《素问·生气通天论》 曰 : “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
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 ”
阐述了阳气在人体生命活动起着极其重要作用,
就像地球上生物依赖阳光一样。火神派鼻祖郑钦 安在 《医法圆通》写到 :
“人不能保全身内之真 气,则疾病从生。疾病者何? 邪为之也来。邪气
之,无论内邪外邪,皆是阻隔天地之真气,不与
人身之真气相合,身即不安,故曰病。必待邪去,
而天地之真气与人身之真气仍旧贯通合一,始言无病,故医圣出而立法垂方,祛邪为急”
[3 ] 。现代 医学的癌症病机王永炎认为 “正气紊乱,运行失
秩,脏腑气机不畅,引起气机壅结” [4 ] 。因此,阳
气虚损致气血津液运行不畅壅结成湿、浊、瘀、
毒等阴邪致病。结直肠癌的临床表现多为腹部疼痛及腹部包
块,大便性状改变,常见腹泻,甚者数十次每
日,内镜下可见肿物,逐渐消瘦,此因阳气的先
天禀赋不足和后天失养所致内邪生外邪侵而发
病。此阳气即脾肾之阳,肾为先天之本,如 《素 问六节藏象论》所言:
“肾者,主蛰,封藏之本, 精之处也。 ”而 “精化气”精气就是肾之元阳,
故肾阳为一身阳气之本,张介宾在 《景岳全书》 中记载:
“五脏之阳气,非此不能发” 。如若肾之
元阳受损而下元阴寒凝滞气机不畅,不通则痛,
而温煦功能受损则加重阴寒之邪内生的积聚成肿
块。脾为后天之本,主运化水谷精微,助大肠对
食物残渣中水液的吸收,为脏腑提供生化之源, 如 《素问玉机真脏论》 所谓
“脾为孤脏,中央 土以灌四傍” 。医圣张仲景在 《金匮要略脏腑经
络先后病脉证》言: “四季脾旺不受邪” ,如若
中阳受损致脾土寒而万物凝滞,运化失职水湿
不化致水湿下注则成泻,水谷精微不吸收则脏
腑生化无源可见逐渐消瘦,脏腑气机气机运行
不畅,津液不布,阳气日益耗损,终使瘀血、
痰浊、邪毒等阴寒之邪相互搏结而致邪实内积
发为积聚。由此,可以认为阳气虚损,温煦功能受损,
气血津液凝聚产生湿、瘀、毒、浊等邪毒,邪毒
再致阳气瘀滞耗损,阳气更损邪毒越盛,邪毒越
盛阳气更损,所以结直肠癌后期由阳气的耗竭而 死。正如李可认为 :
“阳气易伤难复,正邪交争的 焦点,全看阳气的消长进退,阳虚则病,阳衰则
危,阳复则生,阳去则死; 阳气易伤难复,故阳
常不足。暴病多亡阳,久病多伤阳,伤寒三阴多 死证,死于亡阳” [5 ]
。总而言之,结直肠癌则由阳 虚阴邪实所致。3
治法治则结直肠癌根治术后,病灶已切除,虽其标不
在,但其本阳虚阴邪实仍在,这也是结直肠癌术
后转移复发的原因所在,故中医治疗当治其本, 扶阳祛邪,以使阴阳平和。正如
《素问·评热病 论》云 : “邪之所凑,其气必虚 ” 。《素问·生气通 天论 》 :
“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两者不和,若
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谓之圣度” 。 《素 问·生气通天论》 :
“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 离决,精神乃绝” 。由此可见阴阳平衡,不能偏向
一方,互相交感达到平衡自和才是人不病。正如
唐农认为阴阳是运动的,两者的“用”的状态必然
是阳向外,阴向内,阴与阳处在动态的平衡之 中 [6 ]
。故扶阳祛邪,调整阴阳使人体恢复健康状
态。结直肠癌阳虚实指脾肾阳虚,阴邪是湿、瘀、
毒、浊等病理产物。因此,课题组拟扶正消癌方
即是应用附子理中丸为基础加用黄芪、山药补中
益气,吴茱萸、补骨脂温补肾元,陈皮、麦芽、
茯苓健运脾气,调理机体内环境,使气血阴阳调
和,扶正阳气则脏腑功能自复,祛邪有力,配以
白花蛇舌草、苦参、川芎、赤芍为臣行解毒活血
化瘀之功,佐以山慈菇、蜈蚣等解毒破结,化瘀
消瘕。全方合用,扶助阳气为主、攻伐癌肿为辅,
以达祛邪不伤正,扶正不留邪之效,最终达到阴 平阳秘的状态。3. 1
扶阳固本结直肠癌术后其根本为阳虚阴邪实,故其
治则重在温补脾肾之阳以达扶阳固本。肾为先
天之本,脾为后天之本,其相互充养,温肾阳
以补先天,补脾阳而固后天,肾阳得助则中阳
运化有度,中焦健运则肾阳生化有源,五脏六
腑之气血津液得以运行通畅不致瘀阻生阴邪。
扶正消癌方是用附子理中丸加吴茱萸、补骨脂 以温肾散寒,益脾助阳,以达到
“益火补土” , 中焦土暖,使人一身之阳气振奋,阳长阴消,
阴平阳秘以达扶阳固本之功效,是人体气血津 液运行通畅。3. 2
化湿浊湿浊的产生在中医理论认为与脾主运化功能
有关,由脾主运化水湿,脾失健运水湿不化则生
湿浊。脾的运化也正是由阳气的温煦和推动功能
相关,阳气虚则脾的运化失职。湿浊也是结直肠
癌的病理产物之一,治疗则须化湿浊,故在扶阳
固本前提加入黄芪、山药补中益气,陈皮、麦芽、
茯苓健运脾气去湿。因湿浊郁久易化热故加苦参
清热燥湿,温药有寒以达阳中有阴,阴中有阳以 使阴阳平和。3. 3
化瘀散结瘀血中医认为谓之 “离经之血” ,而各种其他
因素如阳虚寒凝、湿热阻络、湿热蕴结、热毒伤 络或气滞等均可引起血瘀 。
《医林改错》中 : “元 气既虚,必不能达于血管,血管无力,必停留而瘀”
由此可见,血瘀多与阳气虚相关,也就是阳虚阴
邪实。结直肠癌的阴邪即瘀血久成积则为癖块,
更阻滞气血的运行。故可用加川芎、赤芍祛瘀止
痛、活血通经,蜈蚣解毒破结,化瘀消瘕达到消 除肿瘤的功用。3. 4
解毒结直肠癌之毒,多是湿、瘀、浊蕴结日久以成 毒,是人体受到更大的伤害
。《素问·刺法论》曰; “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
毒气”对毒的记载,也说明了毒对人有损害的,须 避其毒
。《温热经纬·薛生白湿热病》指出 : “今感 疫气者,乃天地之毒气也
”。《诸病源候论》记载了 蛊毒、药毒、饮食中毒及蛇兽毒和杂毒病诸候。由
这三者,可发现古人对毒的认识都局限于外毒,对
内毒提得少。而结直肠癌是由阳虚,则产阴邪湿浊 瘀所产生的内毒。第五永长等
[ 7 ] 认为内毒的形成多 因情志内伤、饮食失宜等因素损伤脏腑,导致气、
血、津液的运行失常,痰水湿及瘀血羁留体内,蕴
结日久成毒。由此可见毒产生是由脏腑的损伤所致,
也是笔者认为的阳虚,气血津液失于温化则蕴结生
毒。故在扶阳固本基础加白花蛇舌草、山慈菇解毒
散结消肿以达标本同治。来源:北京中医药 作者:李瑞胜 覃露 吴泽铃 彭卓嵛

一、扶正固本法

临床上肿瘤的种类繁多,临床征象错综复杂,但从总体上来说,肿瘤的病机可归纳为下列几类:

肿瘤患者中,绝大多数患者属本虚标实之候,故治之方法,当以扶正固本、抗癌祛邪为务,扶正与驱邪又当辨证应用。扶正固本法即补法,包括补气养血、健脾养胃、补肾益精等等,但目的皆在于增强机体抗病、防病及其适应能力。

一、气滞血瘀

二、清热解毒法

1、气滞:是指气机流通不畅而郁滞的病理状态。如:肺癌患者,由于肺失肃降,上焦气机壅滞,症见胸闷咳喘;肝癌早期病人,由于肝失疏泄,肝经郁滞,出现胁肋胀闷,胃肠肿瘤患者,由于胃肠气滞,则见脘腹胀痛,时作时止,时重时轻。

肿瘤中晚期常有发热、肿块增大、局部灼热、疼痛、口渴、便秘、舌红苔黄、脉数等症,皆属邪热瘀毒之候,治当以清热解毒之法。

2、血瘀:是指血液运行迟缓和不通畅的病理状态。由于局部血瘀,血流慢而不畅,也阻碍了气的运行,形成气滞,气滞可加重血瘀,血瘀又可加重气滞,两者形成恶性循环,使气血不通,不通则痛。血瘀较重时,局部血液逐渐形成瘀血、肿块。这种肿块持续存在,位置固定不移,导致了肿瘤的发生。

三、软坚散结法

二、痰湿凝聚

肿瘤多为有形之肿块,治疗除当据证分别予以不同治本措施外,还应兼以软坚散结以图其标,消除肿块。

痰湿是指机体失其正常运化而停积于体内的病理产物。肺、脾、肾等脏腑气化功能失常,水液代谢障碍,以致津液不能得到正常的布散,停滞而成痰饮水湿。日积月累,影响气血的运动,气血阻滞,气机不畅,导致脾胃运化失常,更助长湿邪凝聚,二者互为因果,引起机体的病理变化。湿聚、湿毒反复发作也是肿瘤的诱发因素之一。

四、理气活血法

三、热毒内蕴

肿瘤的发病原因与气滞和血瘀相关。气机不畅,则致津、液、血运行代谢障碍,积而成块以生肿瘤;肿瘤多有形,症积、石瘕、痞癖及肚腹结块等皆与淤血相关。现代医学认为,某些肿瘤的形成与局部外伤淤血有关,肿瘤的实质多有血瘀,故活血化瘀法为癌症防治的重要方法之一。

毒,是由外邪侵袭机体而来,实际包括了病毒感染,烟草,油烟的污染毒素,职业环境中的化学毒素,生活环境中的空气、水、土壤污染毒素,饮食中的各种毒素等,或由痰、湿、瘀血等病理产物久积体内,经络、脏腑气机阻碍,郁而生毒。热由毒所生,如果热毒郁结较甚,肌体正气虚弱,不能透毒外出,以致热毒结滞难化,积聚不去,久而久之,发为肿瘤。

五、化痰除湿法

四、正气虚弱

肿瘤之成因除了气滞和血瘀两大重要因素外,还有痰凝和湿聚,表现为气机阻滞、痰湿凝聚、血行瘀滞,故而对某些肿瘤或肿瘤的某些阶段,治疗当以化痰除湿为主,审因论治,凡有痰湿凝聚征象者皆可用之。

正气虚弱而引起癌瘤发病的机制是,由于人体的正气亏虚,病邪亢盛,机体抗邪无力,不能制止邪气的致癌作用,机体不断受到病理性的损害,癌肿就发生、发展。同时,人体正气虚弱,脏腑生理功能就失调,紊乱、瘀血痰湿等病理产物就因此而发生,造成了肿瘤发病的病理基础。

六、养阴清热法

生活在社会中的人们,只能尽可能调整自己,经常锻炼身体,使自己保持心情愉快,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有不适时及时就医。

热毒乃肿瘤致病因素之一,日久则耗伤阴津,另外,肿瘤发展之并发症,如高热等,又易损伤阴液,故阴虚内热为癌症常用病因病理之一养阴清热法为防治癌症的常用方法之一,尤其在肺癌、肝癌、肾癌、食道癌、鼻咽癌等癌症疾病中应用更为广泛。

对于肿瘤病人,除了西医的治疗手段外,通过中药扶正培本可以提高机体的免疫力,增强抗癌的能力,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甚至可以使癌肿缩小,使病人康复。

七、健脾益肾法

肾藏精,为人体先天之本,脾主运化,乃后天之本,先后天相互促进、滋养、补充。癌症发展是一个渐进过程,日久多有脾肾受损。补益脾肾,扶助正气,有利于正气的恢复和抗邪,又有利于放疗、化疗及手术治疗,提高机体的抗病能力和适应能力。

八、以毒攻毒法

肿瘤为痼恶之疾,邪毒结聚体内为肿瘤的根本,毒邪深陷,非攻不克,故常用有毒之品,借其性峻力猛以攻邪,即癌症防治中常用的以毒攻毒法。某些具有毒性的药物具有抗癌抑癌之功效,故在正气尚未衰竭而能耐攻的情况下,可借其毒性以抗癌。因癌症病人正气多已受损,因此应适可而止,衰其大半而止,要根据患者的体质状况和耐攻承受能力,把握用量、用法及用药时间,方能收到预期效果。

相关文章